31  

(有標示作者喔)

 

18  

真面目〈上〉

真面目〈中〉

 

※腐向。

※角色個性崩壞。

※天馬微黑化。

※cp:劍城京介×松風天馬

 

《無法填補的深淵〈真面目

 

好幾天,天馬都是到了學校,放下書包,然後就不見人影了。劍城也持續好幾天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今天,劍城也跑出校園找。幸運的是,沒有幾分鐘,就看見遊走在大街上的天馬。「松風!!」他喊。

天馬的身子瞬間僵硬起來,但又馬上恢復。他回過頭,「哎呀,劍城你也跟我一樣出來散心啊?」

雖然是微笑著說話,但眼神中卻夾雜著不屑與不信任。這不是平常的天馬,任誰都看得出來。

但劍城認為這才是平常的天馬。也不能說完全是平常的樣子,現在只不過有一點點顯露真面目。

 

「……難道要這樣放著他不管?」劍城緊皺眉頭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空野慢慢走近他,縮短到適當的距離,停下腳步。「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不太靠近天馬嗎?」她問。

他不懂她為何扯到這裡,這跟一開始的話題完全是兩回事吧?「因為天馬裝出來的笑容讓人難以靠近。」

「嗯……天馬他,不相信任何一個人。他的笑容,時而是因為孤單而裝出來的。時而是因為不信任他人才勉強笑一笑。」她垂下眼簾,苦笑繼續道,「這使得大家都不明白他內心究竟在想什麼。雖然相信天馬,但他不相信大家,仍舊無法使大家靠近他啊。」

 

兩人看著對方。天馬先打破了沉默,「你叫住我,卻又什麼都沒說,到底——」

「我要知道。」

話說到一半,就被劍城打斷了。他愣了愣,「蛤?」挑起一邊眉,道,「知道什麼?沒頭沒尾的,誰知道——」

「我要知道你的往事。」

又一次被打斷,這讓天馬像小孩子一樣氣得跳腳。「不要每次都打斷人家啦!!」

他鼓著雙頰。然後又變回剛剛的眼神,「那個雞婆的葵把她認為是對的事情都告訴你啦?」天馬將手背在身後,歪著頭,「不過,那全~部都是錯的喔。」

 

從小,天馬就生活在富裕的家庭裡。夫妻恩愛、一家三口和樂融融。他知道,這是上天賜給自己最棒的禮物。

但,就像是連上天都嫉妒這個家庭似的。發生那件事之後,天馬再也沒有快樂過。

某天,天馬父母所工作的公司快要倒閉了,所以公司的老闆騙了他們所有的財產,然後就消失了。使得他們破產。也害得天馬一家人必需露宿街頭。

冬天來臨。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物、在街上流浪。每個路人都只是冷眼觀看,沒有願意要幫助的意思。

由於太過寒冷,卻又沒有錢去看醫生,天馬的父母因病相繼過世。這讓他在年紀很小的時候明白到,人心黑暗的一面。之後,他被送到孤兒院,然後被收養,住在現在的家中。

 

「為什麼呢?」天馬搔著頭,彷彿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到底為什麼呢?我身旁、我認識的人,都沒有經歷過這種事。為什麼只有我得經歷?」

突然,他發瘋似的大笑出聲。「哈哈哈!!對啊!為什麼非得要我才能經歷?你們呢?過得倒挺好的嘛。」

他面目猙獰,「現在可是人人平等呢。既然如此,就讓你們也經歷看看,被背叛的感覺吧。」笑聲也越來越響亮,「雖然計畫沒有很順利。但沒想到的是,聰明的你居然相信了我偽裝出來的笑容,蠢。」

對於天馬的每一句話,劍城都無動於衷。「……你告訴我這些,不怕我說出去,讓大家知道嗎?」他問。

天馬彷彿早就知道他會這麼問的「哈」了一聲。「那又如何?把心事藏在心中,不告訴任何人。你就是這樣子的個性。」他無所謂的說道。

「順道一提,我已經找到那個害死我父母,然後帶著不屬於自己的金錢逃跑、用不屬於自己財產換得現在好生活的廢物了。」

雙方沉默著。天馬轉身,準備離開。「對了。」他回頭對劍城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今天深夜我在河邊的足球場有一場表演喔。歡迎到來。」在離開前說道。

 

劍城走在回學校的路上。……什麼表演?河邊的足球場……他打算做什麼?他邊走邊思考。

已經是放學的時候了,他拿了書包就直接回家。……找到害他的人,松風他要做什麼?

直到夜晚降臨,劍城仍舊不明白天馬的意思。

「我已經找到害死我父母、帶著不屬於自己的財產落荒而逃的廢物了。」

「我在河邊的足球場有一場表演,歡迎到來。」

「就讓你們也經歷看看,被背叛的感覺吧。」

……該不會?!劍城恍然大悟,穿好鞋子,飛奔出去。在夜深人靜的黑夜,奔跑在漆黑的街道上。

 

他站在一間比自己家還要大上好幾倍的豪宅前。爬上大鐵門,踏入美麗的前院。

慢慢一步步前進。找了一扇沒有上鎖的窗戶,打開窗,爬了進去。

走上二樓,放輕腳步聲,走到右側走廊的盡頭。輕輕轉開門把、開啟門。

這裡是嬰兒房。他走到搖籃前,輕輕抱起嬰兒,放進麻布袋。綁好繩子,扛在肩上,又從窗戶出去。

小心翼翼的扛著麻布袋,避免驚醒嬰兒。走到了河邊足球場的角落,他解開繩子。

把嬰兒放在草地上。他悄悄從背後拿出水果刀,高高舉起……

「松風!!」

聞聲,天馬轉過頭。是劍城。他對他微笑,「啊啦,劍城你來得剛剛好。精彩好戲正要開始呢。」

果然沒錯。劍城他沒猜錯。天馬想要殺了這個嬰兒,使那個家庭的幸福崩壞。就像他的父母被冷死,一個家庭就此瓦解一樣。

劍城二話不說,直接上前要奪走天馬手中的刀。他奮力掙扎,「劍城你放手!」死握著刀不放手。

「你才該放手!」劍城盡全力跟天馬搶奪著。「如果你殺了他,不就是毀了一個家庭的幸福嗎?!」邊搶奪邊勸導著他。

「那又如何?」天馬揚起嘴角,冷笑一聲,「他們也奪走了我的幸福,那我奪走他們的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松風真的打算這麼做嗎?劍城不相信天馬會這麼狠心。趁著他失神,天馬一把奪回刀子。

不,松風……天馬是善良的。劍城這麼相信著。他絕對沒有勇氣殺人。

天馬再次高高舉起刀,對準嬰兒心臟的位置。「如果這世上真有所謂的幸福!那我的幸福究竟去了哪?!」

劍城再次上前準備奪走刀,兩人又開始搶來搶去。「快放手!否則我連你一起殺!!」從他的口中吐出狠話。

沒想到,天馬使力過頭,在奪回刀的那一瞬間,刀尖劃過劍城的腹部。

雙方沉默不語。劍城單膝跪在地上,緊閉雙唇、捂著傷口。鮮紅色的液體不斷滴落到草地上。

「啊……」天馬見狀,雙瞳縮小、臉色蒼白,雙手不斷顫抖著,刀也跟著掉在地上。

「劍、劍城……」天馬趕緊跑到他旁邊要查看他的傷勢,卻一個不小心絆倒,「嗚哇啊!!」跌倒在地。

……都這種時候了還能這麼呆……劍城在心中吐嘈。天馬從地上爬起來,腳踝微微扭傷了。

雖然受了傷,他還是快速的到他旁邊。「劍、劍城……我——」

「……天馬,聽我說。」劍城打斷天馬說話,緩緩開口道。「你為什麼永遠只看得見別人的幸福而看不見自己的?」

 

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站起。我們不能被過去束縛著,必需向前看,並且往前邁步。

幸福不是不見了,而是自己沒看見。

 

聞言,天馬漸漸冷靜下來。雙手不再顫抖,眼神也沒有剛才的瘋狂。「……劍城——」

「天馬!!」墨綠色髮色的女子——木野秋,慌慌張張的跑到他面前。「你三更半夜跑出來做什麼呢?很危——」

說到一半,她的聲音就消失無蹤。因為在她眼前的,是捂著腹部、滿手是血的劍城;天馬腳邊,沾有一些鮮血的刀、陌生的嬰兒及旁邊的麻布袋。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酥麻火熱的感覺傳到臉頰。用再次顫抖的手捂著臉頰。他被打了一記耳光。

木野氣憤的看著天馬,責備著他大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看來她明白他剛剛想要做什麼。「還害自己的朋友受傷。萬一你真的做了,會後悔一輩子的!!」語畢,她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幾秒後,劍城瞥見天馬緊咬下唇、強忍淚水。「……天馬,先把嬰兒帶回家吧。好嗎?」他溫柔的說道。

他乖乖的點點頭,手仍捂著臉頰。站起身,抱起嬰兒,收好刀。再次回到那個豪宅,將嬰兒放回搖籃裡。

 

之後,他們去醫院包紮了一下傷口。天馬坐在病床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只有用繃帶包紮了一下,沒有什麼大礙。他……比較擔心劍城的狀況。

「……天馬?」

聞聲,天馬抬起頭。劍城站在病房的門口。他的傷口也包紮好了。「劍城……」他垂下眼簾,「……對不起。我一直都是錯的……」

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劍城慢慢走到天馬面前,蹲下身子。輕輕撫著他的傷口。「沒事的。我相信你。相信你是善良的。」

聞言,天馬有些微的驚訝。「……為什麼?我明明就……」

「因為你拿著刀時,手總是顫抖得很厲害。」

原來天馬那些細微的舉動,劍城都看到了。

天馬先是愣了愣,後是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謝謝你,劍城。謝謝你一直陪著我。」

 

「我也相信著你。」

 

劍城愣在原地。……我沒聽錯吧?他沒想到這句話會從天馬口中吐出來。

「而且啊!我會重新試著相信大家的!」

看見天馬那天真的笑容,劍城的臉頰微微漲紅,他瞥過頭,不想被看到。

沉默了好一陣子。「天馬。你以後不用再偽裝任何東西了。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他輕輕的吻了他受傷的腳踝。「因為我比較喜歡坦率的你。」

他不太明白劍城的舉動,歪著頭。但還是笑著說道,「……嗯。我知道了。」

聽到天馬的回答後,劍城輕輕勾起嘴角,溫柔的微笑。起身,離開病房。

 

劍城離開後,天馬無趣的躺在病床上。不知道過了多久,木野來到他的病房。

他驚訝的起身,「秋姐……」天馬沒有想過她會來。而且,他也覺得自己沒臉見她。

木野走近他,輕輕抱住他,撫著他的頭髮。「腳踝還好吧?」溫柔的說道。

然後她蹲下身,又輕輕的撫著他被打的臉頰。「對不起,剛剛一氣之下扇了你耳光……」木野心疼的看著天馬,「我只是害怕。萬一天馬你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

「我知道你想念父母親。但是為了不讓我擔心所以才一直把這件事藏在心中吧?……別再壓抑著了。想念的話,就說出來吧。」

啊啊,劍城說的幸福,就是指大家對我的關心嗎?天馬在心中思考著。因為被仇恨矇蔽了雙眼,理所當然看不見自己所擁有的幸福啊……

天馬的眼角漸漸積起小顆的淚珠。他抓住木野的衣服,「我、我想念爸爸媽媽……」哽咽道。

「我要爸爸媽媽!把爸爸媽媽還給我!!」他放聲大哭,把這幾年來所壓抑的思念與怨恨全釋放出來。

 

這時,站在病房外的劍城微微揚起嘴角。天馬終於肯放下過去的一切了。

在發生這件事之後,劍城也明白了為何天馬會如此愛錢。也明白天馬在生日那天說「因為這些都不是我的呀」的意思了。

那些東西確實都不是天馬的。不是天馬的父母親買給他的,所以他覺得那不屬於自己的。

而為什麼天馬這麼愛錢?他只不過是為了麻痺自己罷了。

想像著只要再賺更多錢,就可以帶父母親去看病。不斷重複著這個想法。

但,即便賺再多錢,都無法帶父母去看醫生了。那就將錢,當成可以麻痺產生一切希望的心的毒品吧。

不過,現在的天馬,已經不會再依賴這些毒品了。

 

劍城的傷終於治療好了。幾天後的早晨,他看見天馬的背影。從那天之後,他們倆都沒有見到對方。因為天馬不想打擾休養中的劍城。

天馬走向學校的反方向。真奇怪。劍城心生疑惑,天馬忘了要上學嗎?還是要去哪嗎?他好奇的跟在後面。

他看見天馬走到之前遇見那個在賣糖果的小女孩的面前。他蹲下身,「這些錢給妳,然後趕快回家吧。」他遞出五百元鈔票。

女孩看到五百元鈔票,連忙搖頭揮揮揮手。「這、這太多了!大哥哥。我沒有這麼多糖果。」慌忙拒絕。

「沒關係的。」天馬露出溫柔的笑容。「我已經不需要這些錢來治病了。而且因為有妳出現,我才得以放下一切。」

她勉強收下了,對天馬微微笑。「謝謝大哥哥。」語畢,轉身跑回家。

看到天馬的舉動,讓劍城有點驚訝。他走到他身旁,「沒想到你居然捨得……」無奈微笑道。

「……劍城?」聞聲,轉頭。然後站起身,對劍城露出大大的笑容。「當然捨得呀!反正我每天賺的錢比付出的更多!」

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真的,就像個小孩子似的。「開玩笑的啦。」他又再次露出天真的笑容。

 

我想守護。

 

「一起去學校吧,劍城!」他說。

 

那世界上最美麗、只有他展露得出來的笑容。

 

兩人肩並肩,一同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我要永遠守護松風天馬的笑容。

 

             ——Finish

 

上中下合起來有7518字呢=w=

好多啊....

其實真面目這篇的cp應該是京→天吧...

大概...

不過很開心能寫這篇就是了^^

希望各位也能喜歡喔~

 

000  

15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