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有版權糾紛的話俺會刪掉的)

 

18

實驗品《1》  實驗品《6》

實驗品《2》

實驗品《3》

實驗品《4》

實驗品《5》

 

※腐向。

※角色個性崩壞。

※微虐。

※捏造有。

※cp:劍城京介×松風天馬

 

《實驗品〈7〉》

 

隔天早上7:00,天馬睜開了眼睛。他翻身看了看旁邊的劍城,臉頰微微泛紅。

以前沒有仔細的看過劍城,現在看了發現他其實長得還滿帥的。皮膚好白、睫毛也好長……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這樣我好像變態啊!松風天馬、別再想了別再想了!

「唔……」

忽然,天馬身旁傳來了聲音。他側頭一看,發現劍城正皺著眉頭,看似有些難受。「爸爸……媽媽……」

……是作夢嗎?夢到最想念的父母是嗎?話說回來,劍城到底和父母分離了幾年啊?

 

「……佐助……」

 

……咦……?佐助?我、我我我沒聽錯吧?看見劍城仍然緊皺眉頭,天馬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頰。「沒事了。有我在你的身邊。所以不用感到孤單喔。」

他漸漸鬆開眉頭,見他沒有再像剛剛難受後,天馬就下床到廚房了。

 

……劍城說的佐助應該是他以前的朋友吧。我怎麼會想成我家的佐助呢。他敲了敲自己的頭。

走進廚房,他決定從今天要一個人包辦三餐。反正不能一直依賴秋姐,而且硬是要住在這也很厚臉皮,所以一定要付出一些。

不過在製作的過程當中,還是免不了會有失誤。有好幾次差點摔壞碗盤;好幾次把糖當成鹽……

「……很吵。」

不知何時來到廚房的劍城如此說道。他這麼說當然有原因啊,因為天馬每每加錯東西或失敗時,都會慘叫一聲。

「啊、劍城,早安。」他將最後一道菜放到桌上,「這是我很努力做出來的喔!」

劍城沒有回應什麼,只是拉開椅子,緩緩的坐下,拿起筷子吃早餐。

其實天馬做的只是非常普通的日式早餐。一碗白飯、陪上幾道小菜和一碗味噌湯。

兩人沉默的吃著。但其實天馬腦中一直不斷的在想話題。「你為什麼一定要住我家?」突然,劍城這麼問道。

「嗯?啊、就是……」他低下頭,有些難以開口的偷偷瞄了劍城一眼。「只要我在的話,劍城就不會去那個訓練室了吧?因為你不想讓我知道更多關於FIFTH SECTOR的事。……我猜啦。」

在天馬這麼猜測的時候,劍城停頓了一下,然後冷哼了一聲,若無其事的繼續吃早餐。

看到他這樣的反應,天馬就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推測。他微微苦笑,「而且,有我在的話,劍城就不會孤單一人了吧?」又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我會一直陪著你直到你的家人回來!」

 

「京介,哥哥他的腳……已經不能自由的走動了……」

「你們要去哪?!別丟下我、別留我一個人在這!」

「站起來!你想見你的父母吧?那就趕快使出化身!」

 

從剛剛他說完話後,劍城就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天馬微微偏頭,「……劍城?」輕輕的呼喚。

 

「你看、就是他。那個擁有多種PA的人。簡直噁心得像『怪物』啊。哈哈!」

「呵呵、哈哈!反正都會死,何不現在就死?所以我殺了人也不會有罪啊。」

「他不過就是一個『東西』,用完就沒有價值。所以不需要把他當作人看待。」

 

劍城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面上,他雙手抱著頭、瞳孔不斷縮小。「……劍城,你哪裡不舒服嗎?」天馬微微皺眉。

話音一落,劍城臉色發白,起身跑去浴室。「劍城?!」天馬慌忙的跟上。

「劍城!你怎麼了?!告訴我啊!我會幫——」

「滾開!!」

話還未說完,就有一把美工刀飛向天馬。「啊!」將他的左手手臂劃傷。

天馬捂著不斷流出鮮血的手臂,疼痛的跪坐下來。劍城也在發現自己傷害了他後便愣在原地。然後又轉身跑進浴室關上門。

……怎麼回事?剛剛劍城手中並沒有拿著美工刀啊……轉過身時他也沒拿著……那為什麼美工刀會飛過來?

而且……天馬看了浴室的門一眼。剛剛劍城轉過來時,瞳孔似乎……又變了顏色。難道初次見面和與萬能阪國中比賽時,我並沒有看錯,而是——

 

——劍城在特殊情況下本身就會自行改變瞳孔顏色?

 

但是,是什麼特殊情況?感覺像是非常危險的時候……

……就算問劍城,他也不會告訴我吧……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的傷口。算了,先止血吧。

天馬不斷抽出衛生紙來止血。不知道過了幾分鐘後,浴室的門在他不知情的時候打開了。……劍城去哪了?

這時,劍城拿著醫藥箱走過來,粗魯的將天馬的手臂扯向自己。「嗚、好痛!」

他不理會他的哀號,自顧自的將天馬的傷口包紮好。擦了擦碘酒,撕掉一段繃帶,纏繞在天馬的傷口上。

收好醫藥品後蓋上盒子,「過來。」拿著醫藥箱起身要回房間,並對他說道。

乖乖的跟著他上樓。站在房間不知道劍城要做什麼。突然,一件衣服向著自己砸了過來。「哇啊!」

接住衣服攤開看了看。……什麼?「先穿上。等等再出去買一件賠給你。」劍城微微瞥了他的手臂一眼。

順著視線看過去,自己的袖子因為美工刀劃過而裂成兩半。他尷尬的笑了笑,「不、不用賠啦。只要——」

倏然,天馬停止說話。只是呆呆的眨了眨眼,脫下衣服,套上劍城的。

……怎麼回事?我剛剛、想說什麼?怎麼會……

 

「不、不用賠啦。只要——」

——只要你這件送給我就行了。

 

我居然會想說這種話……「去漱口。然後再去買你的衣服。」劍城說道,然後下樓要去收拾碗盤。

「對不起。」當劍城走過自己身旁時,天馬彷彿聽見他這麼說。他轉頭看著背影,然後傻傻的笑了笑,下樓去整理儀容。

 

「劍城,我可以先回家看看我的狗狗嗎?」

他聳聳肩,表示隨便。本來他是想說天馬自己回去再回來一起去買衣服,結果卻被他硬是拉去枯木莊。

回去時發現木野不在家,只剩下佐助懶洋洋的趴在那裡。「佐助!我回來了。」

聞聲,牠抬起頭,「汪」了一聲,開始舔著天馬的臉頰。「哈哈哈、好癢啊佐助!」

劍城站在他的旁邊,完全沒有興趣的樣子。天馬轉頭看向他,「劍城,這是佐助喔。」

本來是不打算理他的,但是手上卻傳來濕潤的感覺。劍城低頭查看是什麼東西。

原來是佐助在舔他的手,「哈哈,佐助很喜歡劍城呢!」天馬開心的看著劍城。

而劍城則是愣愣的看著佐助,彷彿完全失神一般的站在原地。「呃……劍城……?」

 

「快!把他壓制住、也別讓他使出PA!」

「把 丟到  吧。這樣就不會有任何東西干擾他了。」

「放開我!你們要把  帶去哪?!還給我、快還給我啊——!」

 

「劍城?」

「什、什麼?」他被天馬的聲音拉回神,慌張的回應。

見他時而回神時而失神的,天馬微微皺眉。「還好嗎?是因為太累嗎?」

劍城深吸了一口氣,微微搖頭,「沒事。只是在想事情罷了。」

他轉頭撫摸佐助的毛,微微笑說道,「佐助,我明天會再來的。那我走囉。」起身準備離開。

看他道別完了,劍城起步準備離開。不料還沒邁開步伐,就被一股力道牽制住。

往回看,居然是佐助咬著他的披風不放。「啊、佐助,不可以這樣啦!快鬆口。」因為怕劍城會不高興,所以天馬趕緊要牠放開。

牠乖乖的聽從他的話鬆口。然後天馬再道別一次,兩人就一起離開枯木莊了。

 

兩人走在街道上,天馬不時會看向他。不管在什麼時候,總能感覺到他孤單的氣息……

他微微皺起眉,跟著他轉下一個彎。

這時,劍城差點撞到也要轉彎到這的少年。「劍城!小心!」天馬提醒他。

所幸兩人沒有撞在一起。但是他們皆瞪大雙眼、愣在原地。

天馬望了望他們,……奇怪,怎麼長得這麼像——

 

——「……哥哥?」

 

……。咦?我沒聽錯吧?「哥哥」?在眼前的少年是劍城的哥哥?天馬仔細的看了看少年。……受傷了?

「京介,我終於找到你了!」優一開心的說道,「我回到家的時候沒看到你。沒想到居然在這裡找到你。」

雖然優一看起來非常開心能夠見到劍城,但反觀劍城,他的臉色凝重,完全沒有快樂的跡象。

不過,他的哥哥如果在這,就代表劍城的家人已經回來了?天馬打從心底為劍城感到高興。

「你的腳……康復了嗎?哥哥。」

劍城突然冒出一句牛頭不對馬尾的問題。優一先愣了一下,然後溫柔的微微笑,「嗯、是啊。爸爸媽媽有錢讓我做手術,只要再努力復健,就可以不用使用枴杖了。」

哇……兄弟倆差好多。劍城帶著一股難以相處的氣息,而他的哥哥卻帶著易親近的氛圍呢。

「只要我能走路後,京介就不會自責了吧?然後我們——」

「太好了呢,哥哥。」劍城勾起了嘴角,帶著不知是苦笑還是微笑的笑容。「在沒有我的地方,很輕鬆自在吧?沒有我,哥哥很順利的康復了呢。」

聞言,天馬和優一驚訝的瞪大眼睛。為什麼要說這種話?「京介……?」優一皺起眉頭。

他低下頭,快步從優一身旁走過,「京介!」本來想要跟過去,但行動不便的他當然難以追上。

「讓我去追他吧。行動不便的話,請別勉強。」天馬擔心的對他說。

「呃、嗯……那就麻煩你了。」優一停下腳步,說道。

天馬點點頭,便追了過去。

 

在兩個轉角後找到了劍城。天馬跑到他身旁,默默的跟著。

側看京介的臉,感覺得到他自責的難受。難道、劍城的哥哥會受傷是因為……

……是這樣啊。除了承受獨自一人的難受,還有使他人受傷的自責……

突然,劍城停下腳步。天馬疑惑的跟著停下,往他的視線方向看去。一名西裝男子站在他們眼前。

「……黑木。」

名字和樣貌讓天馬感到非常熟悉。在過了一會兒後才想起他是漆黑騎士團的監督。看著眼前的黑木似乎有什麼企圖,天馬便下意識的抓住劍城的衣服。

接下來,從一旁的車子又冒出三名穿著實驗袍的男子。劍城微微瞇起眼,危險的看著他們。

「昨天沒來訓練,是打算逃離FIFTH SECTOR嗎?劍城君。」黑木說。

對於他說的話,劍城只是沉默以對,並低下頭。

這時,黑木注意到他身旁的天馬,微微驚訝的笑了出來。「喔?松風天馬……是吧?帶領大家反抗FIFTH SECTOR的革命之風。」

天馬戒備的看著他,更用力的抓著劍城的衣服。「真是稀奇呢。『居然』有人願意成為你的朋友啊、劍城君。」

……為什麼要強調「居然」?看天馬茫然的看著自己,黑木勾起嘴角。「該不會、劍城君什麼都沒告訴你吧?」

……告訴我什麼?他抬頭看了看劍城。黑木微微瞇眼,對身旁的科學家打了個暗號下指示。

他點點頭,從公事包拿出一個小小的遙控器,按下按鈕。

下一秒,劍城抱住頭,「啊啊!……痛、頭好痛……!快住手!」他痛苦的喊道。頭像是被幾百根針扎一般要裂開一樣,疼痛不已。

「劍城、你怎麼了?!」天馬看見他那痛苦的表情,胸口微微抽痛的關心著。

突然,劍城不再有動作,整個人將天馬撲倒在地上。「嗚哇啊啊啊啊!」他也跟著倒下。

天馬緩緩起身,發現他因為昏迷,所以才會撲倒自己。他跪坐在地上,讓劍城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然後,四周又變得一片漆黑。黑木站在他前方,道,「我就特例讓你身在其中般的觀看『劍城京介的世界』吧。」

 

000

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桃冰淇淋 的頭像
楊桃冰淇淋

繽紛聖代的天空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