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有標示繪者唷)

 

※腐向。

 ※甜文。

 ※角色個性崩壞。

 ※cp:劍城京介×松風天馬←修

 

《Kiss》

 

天馬低著頭,嘟著嘴。

修和白龍從旁邊看到,便走到他身旁。「天馬,怎麼啦?」

「修……白龍……」天馬沒精神但勉強微笑道。再嘆了一口氣。「京介都不願意親我一口……」

兩人面面相覷,「你什麼時候叫劍城,『京介』了啊?」白龍問。「上一次他跟你告白的時候不是狂吻了你?」修問。

回憶起第一次被告白的場景就讓天馬臉紅。

 

想起當時劍城一告白完後就摟住天馬的腰,咬住他的耳朵,又舔了舔。然後吻了吻他的額頭,一路往下吻到臉頰。天馬腦袋一片空白,一直喘息。

 

「我只有在京介不在的時候才敢叫他的名字……還有,那只有吻臉頰而已嘛!人家是說嘴唇的啦!」天馬嘟嘴狡辯道。

他們又思考了一下,「該不會劍城在賭氣吧?因為你不叫他的名字。」白龍提出自己的觀點。

三人一致認同有這可能,便馬上去執行。

中午,吃完午餐。天馬跑去劍城的班級,滿臉通紅道,「呃、那個……京京京京京京……!我、我……」他深吸幾口氣,「京京、京介!我今天有、有事,會先回家。」

劍城頭也不轉,瞥了天馬一眼。「是嗎?我知道了。」繼續振筆疾書。

 

天馬邊哭邊回教室。不僅沒被吻到,最後連放學都得自己回家了。

「欸——?失策了……」白龍思索自己哪裡出錯了。劍城真是個難以摸透的人。

「我倒覺得沒什麼。或許只是他最近很忙罷了。」修說道,「不過,應該要來個激將法。放心!天馬,我們會幫你的。等我們想好計畫。」

修語畢,跟白龍手牽手放閃光回去了。啊……要是我跟京介也這麼親密就好了。天馬羨慕著他們。

 

隔日,白龍東張西望的似乎在找東西。劍城看到便走過去,「白龍,你在找什麼?」

「劍城,你來得正好!我一直找不到修!他到底去哪了?!你幫我找找吧!」白龍似乎急得跳腳。

劍城張望了幾眼就看見天馬和修在球場談話。「他們在那。」丟下這句,就快步離去找天馬。

兩人走到球場,修看到白龍過來便抱住天馬。「白龍,你來得正好。我們……分手吧!」

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除了修。「老實說,我從第一次見到天馬就喜歡上他了。倒是你,整天吵著要親親。再厚臉皮一點嘛!不知羞恥。」

修輕輕的吻了一下天馬的臉頰。「欸?」天馬還呆呆的站在原地。

劍城瞪大眼睛,緊閉雙唇,握緊雙拳。「別碰天馬,離他遠一點。」

他挑起一邊眉,輕笑,「連接吻都不敢的傢伙憑什麼教訓我?」他又再吻了天馬的臉一次。然後放開他,「天馬,我等你的回答唷!」

這次劍城可火大了。天馬這傢伙是不會掙扎就對了!他拉起他的手,快步離開現場。

 

「等等,劍城,你要去哪啦?」話音未落,劍城停下腳步。害得天馬來不及煞車撞到他的背。

劍城轉回身,用胳膊用力擦拭天馬被吻的那一側臉頰。「嗚……哇!很痛啦劍城!」他抱怨。「別這樣啦!又沒有親到嘴唇!」

即使如此,京介依舊很不開心。他抓住天馬的雙肩,親吻他的嘴角。

「劍……劍城?!」天馬雙頰臉紅的像蘋果一樣。

他的嘴唇輕輕的觸碰他的嘴唇。然後又加深了這一吻,天馬輕輕的呻吟了一聲。

「你不准,喜歡上我以外的人。」劍城微微臉紅命令道。天馬愣一愣,趕緊點頭。

倏忽,從旁傳來窸窸窣窣的講話聲。白龍和修從牆後走出來。劍城狠狠的看著修。「哇。好可怕的眼神……」修冷汗冒了出來。

白龍側身護住修。「劍城你別誤會。修是為了讓你吻天馬所以才使出激將法的。」

「What?!」

劍城側頭,陰暗的臉看著天馬。他傻傻的笑了幾聲。「人、人家不知道呀!但有請他們幫忙啦……」

他越說越小聲,似乎是心虛了。劍城嘆了一口氣,「你想接吻明說就好啦。」

「人家以為你討厭嘛……」天馬鼓著雙頰,兩手食指不斷碰在一起。

劍城捧起他的雙頰,再次吻了他的雙唇。「只要是關於你的事,我都不會討厭。」

天馬害羞的微微笑。撲進劍城的懷裡。「最喜歡你了!!」

 

             ——Finish

 

這篇文是以前寫的

因為現在還沒有寫完手邊的稿

...就將就一下吧!<(‵▽′)>(被毆

可能沒有寫得比上一篇好,但你願意看我就很高興了〈(_ _)〉(鞠躬

 

000  

15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