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有標示繪者唷)

 

※腐向。

※角色個性崩壞。

※多cp。

※主cp:劍城京介×松風天馬

 

《隱藏於深處角落的心意。》

 

《First——Change〈京黃〉》

 

劍城在與黃名子相遇的那天,那一秒。一見鍾情、兩情相悅,愛上了對方。

開始交往的兩人,每天都過得很幸褔。一起踢球、吃飯、聊天。他們以為會一直這樣直到永遠。

 

然而,事實往往都不是這樣。

 

那天,他聽到她親口說出自己是菲的母親。頃刻之間,他整個心碎。

她是菲的母親,是個未來的媽媽。她已婚,而且有了孩子!

劍城自嘲的勾起嘴角。自己怎麼會這麼笨?黃名子是未來人,怎麼可能會一直跟自己在一起?

他們的時空是不同的。他們本來就不該相遇,不該相戀。

 

「妳從未向我提過此事。」

 

「我不說是因為我愛你啊。」

 

黃名子在跟劍城相遇前,就已經得知自己是菲的母親。她之所以不說,是不希望劍城受傷。

她明白不能愛上別人,卻無法自拔。

即使她回到未來,也不會愛上原本的配偶。她的心早屬於劍城了。

 

「我不該改變歷史。但我還是改寫了。因為我愛上了你。」

 

菲曾警告過,歷史是不能改變的。黃名子也只能將喜歡劍城的這份感情,埋藏於心中。回到未來,與自己在遇見劍城之前,曾經愛上的人結婚,生下菲。

 

在大家要回到屬於自己時空的那天,黃名子和劍城站在一個角落裡談話。

 

「我回到未來後,一切都還是會按照原本的歷史進行。」

 

「但我還是愛你。劍城。不管生在何處、不管那是否是原來的歷史。」

 

她墊起腳尖,輕輕的吻了京介的臉頰。然後,自己的臉頰慢慢滑過一行眼淚。

 

「黃名子……」

 

這是他最後能說出的話語。她轉身跑走,搭上敞篷車,穿越時空,回到未來。

 

「我愛你。」

 

他讀出她的唇語。這是他們最後再一起的時光。

 

在那之後,劍城一直悶悶不樂。大家都知道原因,卻無法為他分擔。

 

「劍城,你沒事吧?」

 

最有活力的天馬跑來坐在劍城旁邊問。

他不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後來他想過了。為什麼時空不同就不能相戀?要是那時自己固執的要她留下,她是否會心軟?

但他知道她是不會留下的,她也不能留下。如果黃名子不回去的話,菲也不會出現在這了。

 

「如果時間能倒回去,我想放棄足球。」

 

放棄足球,她也不會這麼痛苦。她不用跟自己不愛的人結婚,不用看見自己愛的人離她越來越遠。

 

「為什麼?!你足球踢的這麼好!」

 

重點不在於那。

但若放棄了足球,也不會遇見天馬了。想到這,劍城胸口就一陣陣疼痛。

 

「因為這樣歷史就不會被改寫了。」

 

歷史是不能改變的。

然而,卻因為自己,整個歷史被打亂。雖然可以挽回,卻只會讓她痛苦罷了。

 

「歷史不會改變的。黃名子很高興能遇見你,就算不能見面,曾有過回憶就夠了。」

 

她真的這麼想嗎?他很懷疑。

 

「但願如此。」

 

《Second——Substitute〈京葵〉》

 

菲離開的幾個月後,大家依然繼續在學校上課。而且聽說空野和劍城開始交往了。

怎麼才幾個月劍城就愛上別人?難道其實他不喜歡黃名子,喜歡空野?不知道。大家明白劍城不會玩弄人心,所以到底是怎樣,沒人知道。

當聽到這個消息的天馬只是垂下雙眼,嘆了口氣。然後又打起精神。「好!我會幫助他們成為最幸福的情侶!」

 

「葵!」天馬在空野的身後喊到。對她揮揮手,她停下腳步。「葵,妳想跟劍城出去約會嗎?」

「欸?」

 

他們坐在外頭的長椅上,談論剛剛的話題。「跟劍城君出去嗎?……可是我不敢約他啊……」空野臉紅道。

「想跟劍城更進一步就要行動!妳要主動約他唷!因為劍城在談戀愛中屬於被動……」天馬如此建議。

空野點點頭,拿出手機,撥號給劍城。響了兩秒,對方接起電話。『喂。』

「呃、啊……啊、劍、劍城君!」空野結結巴巴的說話。「嗯、抱歉。有、有打擾到你嗎?」

『……沒有。有事嗎?』

她深吸好幾口氣,「那個、你這個星期六……有空嗎?啊!沒空的話也沒關係!」空野先聲明道。

對方沒有回應,似乎是在查看行事曆。『……有。妳要做什麼?』

「……嗯。我想買個東西,你願意陪我嗎?」

『好。』劍城快速回答。『我有事,先掛電話了。』

「嗯!拜拜!」

掛掉電話,空野激動的握住雙拳。下一秒緊緊的抱住天馬。「謝謝你!天馬!我成功了!」

天馬也對她微笑。「真是太好了呢,葵。」

 

之後,兩人彼此道別。回到自己的家。天馬回到家就趴在床上,苦笑著自言自語。「……只要看到他幸福,這就夠了。」

 

日子很快的過去了。星期六到來。他們約早上10:00,空野一大早起床準備打扮。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她畫了點淡妝,白色短袖上衣,奶油黃的蛋糕裙,淡粉色的娃娃鞋,搭配淡藍色小提袋。

 

空野興奮但不失優雅的小跑步去約定地點。而劍城早就斜靠在牆壁那等待了。

「劍城君,抱歉。等很久了嗎?……現在也才9:40而已……」

明明她已經很早出發了,但劍城卻比她還早。「沒有。習慣早到罷了。」他闔上雙眼道。

劍城身穿白色長袖T-shirt,再穿了一件短袖格子襯衫,黑色長褲。

他起身,手插口袋。「走了。」

「好的。」她急忙跟上他的腳步。

 

他們走到一間文具店,空野逛了一圈,選了足球小吊飾來當送給天馬的生日禮物。

在回家的路上,雙方都沉默著。直到劍城開口,「妳買了什麼?」他問。

「送給天馬的生日小禮物。」空野微笑著回答。「那劍城君呢?你有買什麼嗎?」

「沒買什麼。」劍城停下腳步,停在醫院的大門前。「到這就行了。謝謝妳。」

「嗯。今天也謝謝你。那……學校見囉。」

彼此道別後,劍城走進醫院去看優一。空野走回家。

雖然跟劍城過了一個完整的周六,但空野並沒有很開心。反而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難受。

 

「劍——~!」天馬開心地撲上劍城的背。「我終於找到你了~!」他拿出小小的禮物盒。「吶,幫我拿給葵吧!」

天馬硬是把禮物盒塞給劍城。「你自己拿給她不是更有誠意?」

「唉唷!等等我有事找信助啦!總之,幫我跟她說生日快樂!」語畢,天馬轉身,飛快地跑走了。

 

放學後,劍城走到社辦找空野。領她到中庭,拿出天馬給的禮物盒。「這是天馬要給妳的。」

她接過他手中的禮物盒,微微一笑。劍城又拿出另一的淡藍色的盒子,黃色緞帶的禮物。「生日快樂。」他淡淡的說。

空野收下禮物,卻不見她開心的表情。「……那個,劍城君。我覺得我們……呃、嗯。分手吧。」

劍城瞪大眼睛,但不語。「……我覺得劍城君你並不是喜歡我才跟我交往的。嗯……該怎麼說……」

「我認為劍城君是為了安撫自己。安撫自己和黃名子分離的情傷。」

……劍城沒有說話。這麼說,似乎真是如此。當他和空野在一起的時候,都不會有緊張的感覺。而且,自己似乎也沒有很在意空野的感受……

「……是這樣嗎?」他說。「……對不起。」

她緊抱著手中的兩個禮物盒,強忍淚水。「……嗯。沒事的。總之,這幾個月很謝謝你。……劍城君,我很喜歡你,但我更希望你得到幸福。」

慢慢的轉身,「再見。」她快步跑走,留下劍城一人站在原地。她不希望劍城看到自己哭的模樣。

 

空野坐在長椅上,嘆了好長的一口氣。「欸?葵?」瀨戶水鳥和山菜茜走了過來。「聽說妳和劍城分手了?為什麼?開玩笑的吧?」

她微笑點點頭,「是真的。……因為他愛的人,並不是我。」

 

是啊。劍城愛的人不是空野,也不是黃名子。其實,他的心中,早在遇到黃名子之前,就住著一個人了。只是劍城自己不知情罷了。

而那個人的心,也屬於劍城了。他是相信終有一天,劍城會發現他的心意,所以才沒有告白。

一個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一個相信他有一天會看見他的心意。

 

「那劍城喜歡誰?」

空野微微一笑,「  。」

 

《Third——Miss〈京天〉》

 

劍城被甩了之後,一直在思空野說的話。他究竟哪裡做錯了?為什麼每次都要這樣離他而去?難道他,付出的還不夠嗎?

「劍城怎麼悶悶不樂呢?」天馬蹦蹦跳跳的來到劍城身旁。「是因為葵的事嗎?」

他依舊不語。雖然天馬整天繞著劍城轉,但他一點也不厭煩,反而……很開心。

天馬在劍城不注意的時候,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而他,似乎也不討厭。

「嘛,快要放暑假了,劍城就趁這段期間來將事情慢慢放下吧。」天馬拿出手機,「有心事就打簡訊或call我。講出來會比較輕鬆唷!」

看著他的笑容,劍城的心情也漸漸好了。他淡淡微笑,「謝謝你。」

 

暑假了幾個禮拜,彼此的手機都沒有顯示來電、也沒有顯示有短訊。

天馬沒有打電話給劍城。他害羞。他知道劍城現在沒有心情聊天,所以他讓他靜一靜。

在每天的猶豫不決下,天馬計畫要回家鄉的日子到了。他還會帶著西園、空野一起去。本來只打算跟西園一起去,後來才決定也帶空野去。是為了讓她心情好一些。

嘛,至少這樣可以轉移注意力,不會一直想著劍城。他心裡是這麼想的。

 

可是事情不如預期的那樣。每當有空閒的時間,天馬就會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機看。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看到手機銀幕顯示「沒有新訊息——。天馬總是嘆了好大一口氣。

甚至有時候還誤以為某個背影是劍城。看到新奇的事物他第一個叫的名字一定是——「劍城!」

但他並不在他身旁。他只不過希望他在罷了,並不代表他也想跟他在一起。一想到這,天馬就鼻頭一酸,強忍淚水。

 

總算到了要回東京的日子。高鐵上,天馬看著從眼前閃過的一幕幕風景,低下頭,再嘆一口氣。

「終於回來了!」天馬伸伸懶腰道。

這時,身旁閃過藍色的身影。天馬立刻回頭。是劍城?!可是,卻沒有看到人。……又是幻影嗎……

天馬這次可真的受不了了。他拿出手機,到人煙稀少的地方撥號。

響了幾秒,對方接起電話。『……喂,』

「我好想你!好想快點見到你!我受不了了!劍城,我真的真的……!」

他的話卡在喉嚨,說不出來。劍城似乎意識到他講不下去了。『你在哪?』

「咦、呃?東……東京高鐵站。」

『去那附近的水池旁等我。』

「……好。」

聽到天馬回答後,劍城說了『拜』就掛電話了。天馬愣在原地,下一秒立刻跑回去拿自己的行李。

「信助!你跟葵說,我有急事先走了!」然後轉身跑走。

「等、等等!天馬!你要去哪?!」

劍城、劍城!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他跑到水池旁,喘了好幾口氣。

他四處張望,沒有看見劍城的身影。……沒有。啊,劍城剛剛說在這裡等他。

好幾十分鐘後,依然沒有等到人。天馬無趣的拿出手機。剛剛和劍城對話時的緊張感,現在還在。

心臟快速的跳動。

好緊張。

……

突然,有一股力道將他往後拉。是劍城。他雙臂緊緊的環著天馬,不放開。

他的手滑到天馬的腰間。「……劍城?」

「我喜歡你。」

「在遇見你之後,就喜歡了。可是我沒發現自己的心情。在自己愛的人面前交了兩個女朋友……對不起。」

 

一直以來,天馬都在劍城背後追著。劍城非但沒有回頭,還越跑越快。天馬停下腳步,站在原地望著漸漸模糊的背影。

劍城在跑的途中遇見黃名子、空野,也一起慢慢的走遠。他依舊只站在遠方看著劍城那看似開心卻又有些悲傷的笑容。天馬看了好心痛,只願能為他付出什麼。

現在,劍城身旁沒有任何一人,孤零零的。他回頭,發現天馬站在遠方默默的為自己付出。

那現在,他回去找他,還來得及嗎?

 

天馬微微笑,轉身面向劍城。「沒事的。劍城和她們交往的時候,我都沒有感到不愉快。」他輕輕的吻了他的臉頰。「因為我早就知道你喜歡我了。」

劍城不敢置信。他的心情都這麼明顯嗎?「嘿嘿。因為每當我和菲還有太陽聊天的時候,劍城總是擺臭臉,然後不爽地離開。」

「我也一直都好喜歡你。一開始見到你只是崇拜你的足球踢的很好。後來知道你為了優一學長而加入第五部門,就真的好喜歡、好愛你……」

話音一落,劍城吻住天馬的唇。這是他們倆的初吻。天馬雙臂抱住他的脖子。

正當劍城要離開他的唇時,天馬死都不放手。直到他喘不過氣,「嗯……劍城……」沒有力氣抓住劍城,他們才離開彼此的雙唇。

喘息了幾分鐘,劍城從背包拿出小小的鑰匙圈和一封信。「這是葵送你的生日禮物。」

「哇!謝謝!不說我都忘了自己生日。」

 

「閉眼。」

「啊?」

「叫你閉眼。」

「……喔。」

 

天馬乖乖地閉上雙眼。「伸手。」他也乖乖的伸了。伸手碰到圓形的物體。「還不准睜眼。」劍城命令。

又一個軟綿綿的物體碰到天馬的臉頰。他睜開眼,笑得燦爛,「是足球和熊熊欸!」

他緊緊的抱著布偶,走到劍城面前,又再次吻了他的臉頰。「我最喜歡劍城了。」

「我也是。」

兩人緊緊的相擁著。

 

不理解自己的心意無所謂。我會永遠站在你的旁邊支持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唷。

因為我的心,一直都屬於你。

從未改變。

 

天馬抬起頭,閉上眼睛。劍城看了一頭霧水。「……天馬。你在幹嘛?」他問。

「欸欸?」天馬睜開眼睛,驚訝的看著劍城。「人家的意思是,在親一下啦!真是,劍城連這都不知道。」

欸欸?大庭廣眾下接吻?可是剛剛也是在原地接吻,說不的話,天馬肯定會吵著要。

劍城微微臉紅,再次將唇附上天馬的嘴唇。兩人幸福地接著吻。

 

「劍城幫我拿一下啦!」

「不要。那是你自己的東西。」

「劍城!~」天馬蹭了蹭劍城的手臂。

「啊——!夠了夠了!我幫你拿,別再這樣了。」

劍城幫他拿著拖拉式行李箱和熊布偶。「劍城最好了。」天馬抱著足球,「我們把名字寫在上面好不好?代表我們的愛能長長久久。」

「隨便你。」

 

「吶吶,劍城。」

「嗯?」

「我好喜歡你。」

「我知道。」

「真的、真的好喜歡你。」

「嗯。」

 

「好愛你。」

「……我也是。」

 

             ——Finish

 

靈感來自於某位老師說的一句廢話(?

 

文章似乎有些長= =

請耐心看完(去死

我下了好大的決心才發上來的,因為我覺得寫得不太好...

 

此文章有三篇,如果喜歡其中一篇我就很高興了QWQ

這是我發的第一篇文,請多指教了:)

請勿盜文唷(沒人要好不好

 

000  

15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