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有標示作者喔有版權糾紛的話俺會刪掉的)

 

18  

實驗品《1》

實驗品《2》

實驗品《3》

實驗品《4》

實驗品《5》

 

※腐向。

※角色個性崩壞。

※微虐。

※捏造有。

※cp:劍城京介×松風天馬

 

《實驗品〈6〉》

 

天馬站在雷門宿舍的大門外等人。藍色的身影從裡頭走了出來。「劍城。」他開口。

他看了看聲音的主人,微微皺眉表示不耐煩,轉頭繼續向前走。「等等!劍城!」天馬抓住了他的披風。

「你又要幹嘛?」劍城狠狠的瞪著他、甩開抓住自己披風的手。口氣不好的問。

突然,天馬深深的鞠了個躬。「對不起,拿了你的學生證!」非常誠懇的道歉。

劍城沉默著。「……你只是看了我的資料?」問道。

聞言,天馬驚訝的抬起頭。他還以為劍城會完全不理會自己。「呃、嗯,我只看了你的個人資料。」

得到答案後的他繼續向前走,似乎表示他無所謂。……這樣是、沒關係的意思嗎?

也是啦,上頭的資料幾乎都是空白的。大概是FIFTH SECTOR怕源種選手洩漏某些機密資料吧。

回神時劍城已經走遠了。看著他走到了大門那,右轉。……等等,右轉……他該不會又要……?!「劍城!」他跑過去叫住他。

對方非常不耐煩的再次轉頭,等待他說話。「你……該不會又要去訓練吧?」天馬微微皺眉,擔憂的問。

聞言,劍城瞪大眼睛,似乎非常驚訝。他握拳,微微瞇眼,「你跟蹤我?」散發出些微的怒氣。

「對!我甚至知道FIFTH SECTOR的訓練設施很殘酷!我看了你的資料就是為了找出你的住家並告訴你的家人要讓你退出!」天馬不怕死的說出所有實情。

對於他所說的話語,劍城已經錯愕到無法說話了。「不要再去了好不好?!萬一你出了什麼事,你的父母回來、知道後會很傷心的!」他不停的勸說。

當聽到「父母」這個詞彙,劍城頓了一下。

爾後,他慢慢勾起嘴角,不屑的看著天馬,輕笑道,「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從小就如此幸福和自由嗎?天真。」

「欸?」

「聽好了,這個世界不是你想的這麼美好。你只不過是還沒看見這世間的醜惡罷了。」

語畢,他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世間的醜惡?劍城小時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天馬垂下眼簾,什麼很幸福很自由……說的我很好命一樣。大家一定都有坎坷的時候啊。微微嘟起嘴巴以表示不滿。

我只是覺得,劍城這樣、一定很痛苦。天馬的胸口開始發疼。

每天孤單一人的住在宿舍;孤單一人的在形同地獄般的訓練室訓練……劍城這樣子持續了多久的時間?一定很難受。

為什麼、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接受他人的好意呢?劍城京介。

我想幫助你;想成為你願意信任的人。

星期五放學後,天馬帶著佐助出門散步。很不巧的,天空開始烏雲密佈、下起了小雨。他撐起雨傘,準備回家。

路途走到一半,天馬便看見最近非常在意的身影——劍城京介。他站在街道上淋著雨、等待斑馬線的綠燈亮起。

天馬毫不猶豫的跑過去讓劍城躲在傘下。他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來者是誰了。

「劍城是要——」

「買醫藥用品。」他不用聽完他說的話就知道他要問什麼了。

他呆呆的點了點頭。又思考了一會兒,驚訝的問道,「難道是在訓練的時候受傷的?!」

綠燈亮了起來,正當劍城要踏下第一步時,被天馬抓住了披風。「回答我啊劍城!」

劍城被煩到生氣了,他用力揮開他的手,鄙夷的說道,「你不覺得你管太多了嗎?你以為你是我的誰?」回頭準備離開。

聞言,天馬的胸口又開始疼痛了起來。但他還是不放棄的再次抓住他的披風。「你是我的伙伴!所以我覺得你很重要啊!」

天馬緊緊的抓著他的披風,不希望他又有機會甩開自己的手。「究竟是什麼讓你執著於FIFTH SECTOR?」他溫柔的問道。

他沉默了。過了幾秒,他緩緩開口,「雷門宿舍單人房是專門給源種選手用的。就是為了方便監視、確保我們不會從FIFTH SECTOR中逃走。」

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你也看到了,我的家人不住在這。你說,我食衣住行該怎麼辦?可以請你動一下腦袋嗎?」

「……你可以住我家啊。」天馬理所當然的說道,「住我家的話,食衣住行就沒問題啦!」他開心的微笑著。

劍城又沉默了。似乎在猶豫著。「來我家嘛!你可以不用再被他們監視;不用那麼痛苦的訓練。而且可以住到父母回來為止唷!好嗎?」

他等待著他的答案。

「我回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的木野走了過來。「歡迎回——」然後感覺到一陣微風輕撫臉頰,眼前的天馬就消失了。

她疑惑的回頭,看見他飛快的走回自己的房間。「……怎麼了?走這麼快……」

回到房間後,天馬拿出行李箱,開始整理衣服、放好日用品。

方才劍城並沒有答應天馬的提議。但是他覺得不可以就這麼放著不管,所以他決定要強硬一些——

——直接到劍城家住。

只要能住在他的家,每天都可以隨時隨地的對他勸說。說不定幾天後劍城就不會再去那個訓練室了。

想完——還沒收拾好行李——他就趕著跑下樓。「秋姐!我要去朋友家住。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喔。」

「喔、可以啊。但是要隨時打電話報平安喔。」(←好隨性= =

「知道了!」語畢,又衝回房間繼續整理行李。


「叮咚叮咚」

晚上,天馬按了劍城家的對話機按鈕,等待它被接起。其實他已經知道劍城生活的規律了。星期一到五、日待在宿舍,只有星期六會待在家。

而今天是星期六,所以他才能如此確定的跑過來。「您好。請問是誰?」對話機傳來了劍城禮貌的問候。

原來劍城這麼有禮貌啊……怎麼就對我這麼不屑啊?差別待遇!哼!

「啊、我、我是松風。」一說完,對方便沒有回應了。大概是愣住了吧。想必劍城是因為按對話機按鈕的居然是那個煩死他的松風天馬才愣住吧。

「你來這要做什麼?」當知道來者是天馬後他的口氣就降到冰點。非常冷漠。

果然是差別待遇!算了、先不管了。我的目的是——「我要住你家——」

「我拒絕。」

不等他說完,他就直接回絕。雖然知道劍城一定會拒絕——「可是我已經跟家人說要住你家了欸!」——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被拒絕後要怎麼辦。

「你自己擅自決定。與我無關。」語畢,掛斷對話機。

天馬深深的吸了口氣,又重重的嘆了出來。算了,想想看有什麼辦法願意讓劍城答應吧。

他就這樣一直待在外面。但他其實也只是在放空,根本沒有在想辦法。

突然,天空下起一滴滴的雨水。……啊啊、真是……好衰……忘記帶雨傘了。

就這樣,天馬淋著雨,坐在劍城的家門外。

這時,有個東西掉到自己的頭上來。「哇啊!」拿下來一看。……天上掉下來的毛巾?

頭頂也感覺不到雨水的冰冷。他抬頭一看,劍城正撐著傘替他擋雨。

「起來。」他命令。

聞言,天馬馬上跳起身。「進來。」他愣了幾秒,爾後乖乖的點著頭走到鐵門的另一邊。

劍城將鐵門關好,轉身要回房子。天馬拉起行李箱,趕緊跟上他的腳步。

「果然!」天馬露出大大的笑容,開心的說道,「我就知道劍城會讓我進來住!」

「因為我不想要明天收屍。」

走進房子內後,天馬把襪子脫下以免弄濕大理石地板。「廁所在前面右轉。」劍城說明著。「行李箱給我。」

聞言,天馬疑惑的微微偏頭。「不是濕了嗎?」他無奈的瞪了他一眼,「我來擦乾。」

他愣愣的點點頭,拿了毛巾和換洗衣物就去浴室了。

「嘩啦」從蓮蓬頭出來的水灑在天馬的頭髮上。

劍城心地其實很善良啊……他邊洗澡邊想事情。而且不會計較過去的事情,肚量也很大……

像是之前偷了劍城的學生證,還偷看了他的資料,但他都沒有再追究了。

我硬是要住在他家,他最後也還是讓我進來了。天馬關緊水龍頭,用毛巾擦乾頭髮。劍城一點也不像初見時那樣……

果然!他又露出大大的笑容。劍城真的是個好人!會加入「第五部門」一定是有什麼苦衷吧。

他走出浴室後,發現自己的行李箱上頭已經沒有水漬了。「毛巾和衣服給我。」劍城邊走向天馬邊說。

天馬乖乖的遞給他。他接過後就轉身走進一間房間。要去哪裡?他好奇的跟上。

原來那是一間放熱水器和洗衣機的房間,還有陽臺可以晒衣服。劍城將天馬的衣服及用過的毛巾丟進洗衣機,然後將功能、時間設定好。

哇……劍城好熟練……都是相同的年齡、跟劍城相比起來,我真的太幼稚了……總是依賴著秋姐。

想到著,天馬又嘆了一口氣。「客房走左邊的樓梯上去。隨便你選一間,反正都一樣。」語畢,轉身走上右邊的旋轉樓梯。

該不會右邊是劍城一家人的房間,左邊是客房?或許。難怪房子這麼大……

走上左邊樓梯到二樓後,天馬整個人愣在原地。

眼前是一片黑暗,因為下雨、天空烏雲密佈,所以沒有月光可以稍微照亮走廊。

他勉強找到電源開關、開啟。這裡總共有六間客房,最裡面那間是儲藏室。

咕嗚嗚……好陰暗吶……劍城每週六都這麼生活嗎?唔……好勇敢。

不用怕不用怕!松風天馬!總會有辦法的!

「叩叩」。房門被輕輕打開。劍城抬頭瞪了來者一眼,然後又低頭繼續看書。「劍、劍城……我不能跟你睡嗎?」

「廢話。」他頭也不抬的回答,然後輕蔑的勾起嘴角,「敢反抗FIFTH SECTOR卻不敢自己睡?」

天馬好像被傷到了心一樣的低下頭。他繼續冷嘲熱諷道,「幾歲了睡覺也要人陪?別笑死人了。」(說到我了……

然後彼此便沒再說什麼了。天馬依舊站在他的房門前,而劍城則是繼續看自己的書。

嗚咕咕……好小氣……話說,劍城的房間好大喔!是我房間的三四倍大。而且也好有歐式風格呢。他想著這些事情。

而且而且……他低下頭,臉頰微微泛紅。劍城放下了頭髮、好帥喔……他偷瞄了他一眼。

這時,劍城拿出從藥局買來的藥酒,掀開上衣。當看到他的腹部時,天馬臉色整個慘白。

他的腹部有一大片瘀血。而且不只那一大片,旁邊還有一點一點的小瘀血。

看劍城這麼習以為常的動作,代表他已經受傷過很多次了吧。好可怕……

外頭仍然下著大雨。天馬已經站在原地好幾十分鐘了,但劍城還是沒有理會他。他累得坐在地上。

似乎是因為洗衣機的設定時間到了,劍城起身走下樓。要走出房門時,他完全把天馬當成空氣的走過他旁邊。

……哼、不理我……他收緊環住雙膝的手。

過了幾分鐘,劍城似乎做完事情了,從樓梯走上來。而且還提著天馬的行李走回房。

耶……?他探頭探腦的看著。為、為什麼要拿我的行李?劍城把他的行李放在靠牆壁的地方。

「看夠了沒。」他轉頭看向天馬,無奈的說道,「你不是怕自己一人?」

聞言,天馬先是愣在原地,爾後漸漸露出笑容。「嗯!」大力的點點頭,小跑步進去房間。

結果因為太開心,被自己的腳給絆倒。「哇噗!」他抬起頭,邊流淚邊揉著鼻子。「痛……」

劍城無視於含淚喊疼的他,低頭看了天馬一眼就轉身朝書桌走去。「你、漱口了沒?」問道。

「嗯、啊、還沒……」

「快去。」

「啊、是!」

天馬連忙跑下樓。然後發現自己忘了拿清潔用具又跑上來,再跑下去。

等他漱完口之後,劍城就叫他上床睡覺——兩人睡同一張床。「……呃……沒有打地鋪之類的東西嗎?」

「有客房了幹嘛還要有那種東西?」劍城馬上反駁。「不然你可以滾回你的客房。」

……天馬抿了抿嘴唇。可是可是、這樣子會很尷尬啊!雖然劍城的床夠大,但還是……

在想這些事情時,劍城已經把燈關掉準備睡覺了。天馬見狀立刻也跑到床邊準備上床睡覺。

才19:00而已,劍城就要睡了?……不過每天早起訓練當然會累嘛……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