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OOC!!

※或許是輕鬆向?

※文筆渣。

※CP:松野カラ松×松野一松

 

《一切都是謊言〈中〉》

 

那天之後不久,每天クソ松總是一大早就跑出門,然後直到太陽下山才回家。

他出門的時間、大家都還在睡覺。回家的時間、大家也都比他早到齊。

而且他居然不是穿平常那個痛衣服,是很普通的T-shirt。連墨鏡都沒有戴,而是帶了個休閒背包。

可能是自從與吃了美女藥的我聊天、約會後,他就以為可以再遇見其他的女生才一直待在外面吧。

……切、怎麼可能?穿得還是這麼土的衣服、講著痛死人的話還不是一樣,除了想騙人的,怎麼可能會有人靠近你啊クソ松。

一松如平常一樣抱著膝蓋坐在牆角的想著,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有點悶悶不樂。

隔天,五個兄弟圍成一個圈坐在客廳正中央,討論關於最近カラ松行為異常的事情。

「女朋友!看他那樣的異常,肯定是有女朋友了!」おそ松眼睛瞪大且篤定的大聲說道,「怎麼可以不告訴哥哥我呢?!」他抓了抓頭髮,使得頭髮亂了起來。

「不、這不可能吧。」チョロ松否定他的推測。「就算他有了女朋友,應該還是一樣痛啊。沒道理變得這麼正常。」

「他怎麼樣都無所謂……」一松一如既往的冷淡。

「カラ松哥哥去打棒球了!!」十四松揮舞著衣袖,張大著嘴巴說道。

「其實呢,前幾天出去的時候,我有拍到カラ松哥哥的身影。」totti滑著手機翻找圖片,然後拿到大家面前,「看!」

四個兄弟伸長頭想看清楚,在過了沒幾秒鐘後,所有人的臉都扭曲在一起。

「不會吧——?!」

 

中午吃完午餐後,五個兄弟便走到目的地——○○ coffee。然後一同從窗外往裡面看。

おそ松左看、右看,「カラ松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等女朋友嗎?」他嘟著嘴巴、有些不甘的說道。

「都說了不是等女朋友了。你在那裡不開心什麼啊……」チョロ松嘆了一口氣。明明不相信事實是如此還一直講幹嘛?真搞不懂這個長男……但實際上自己也在擔心真的發生這種事。

然後隔了幾分鐘,看見那熟悉的身影從掛著「非工作人員無入」牌子的房間走出來。穿著員工用的制服。

 

カラ松——????!!!!

 

為、為什麼カラ松穿著和旁邊員工一樣的制服?!おそ松不敢置信的用著心電感應跟其他兄弟溝通。

難、難道說他在這裡打工嗎?!チョロ松快被眼前的景象一擊斃命的用著心電感應。

怎、怎麼可能?!區區只是個クソ松而已啊啊啊!一松不願承認事實的用著心電感應。

カ、カラ松哥哥在打棒球!十四松不明所以的用著心電感應。

不、不可能!怎麼可能有人願意給身為DT又痛死人的カラ松哥哥工作?!totti露出自己的經典表情用著心電感應。

不可能——!!

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他們也不得不稍微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後,五個兄弟一同進入了○○ coffee。

「歡迎光臨。」聲音聽起來很有磁性又很正常。不用懷疑,這的確是那個痛死人不償命的クソ松發出來的。

看見自己兄弟來到店裡,カラ松又驚又喜。他戴上墨鏡,彈指,說道,「Oh my dear bothers,居然知道我在這,原來你們這麼love me?」

……我收回「聲音很正常」這句話。一松瞇起本來就沒有張很開的眼睛。說他的聲音有磁性的我是個笨蛋。

本來カラ松還想繼續說話,結果——「松野君,請你拿下墨鏡……」——從旁邊傳來了店長的聲音。

「啊、是!」他快速收起墨鏡站直。等店長離開之後,他的眼神又閃閃發亮了起來。「My dear bothers,需要什麼服務嗎?」

最先衝到前面的是totti,他的臉湊近カラ松,瞪大眼睛說道,「怎、怎麼可能?!カラ松哥哥明明就是個對未來沒計劃又痛死人的自戀狂憑什麼找到工作啊啊啊啊——!」

totti說到最後甚至還崩潰到跪在地上雙手握拳搥地板。無法接受呢,明明是個比自己還要來得沒救的DT。

本來カラ松想去關心一下totti,誰知道突然被おそ松抓住雙肩前後狂搖著。「你!你!你這個痛死人的カラ松打工的目的是什麼?啊?!有女朋友了?!還是想像totti一樣脫離我們?!啊?!」

他被搖到口吐白沫,斷斷續續的說道,「B……bother……我……快……死……了……」

チョロ松迅速拉住おそ松的帽T,將他與カラ松分開。「你這個長男就不能不要這麼激動嗎?」

カラ松才喘了幾口氣,又被一松提起領子、瞪大眼盯著他,「你這個クソ松!別太囂張你這個クソ松!」

「カラ松哥哥一起打棒球!」十四松拿出棒球和球棒,拋起球,打擊!!

球以時速100公里的速度飛向カラ松。他慌忙的左閃,「很危險啊十四松!快住——哇啊!」右閃,「住手——哇啊啊啊!」下腰,「哇啊啊啊——!」

本來可以躲過最後一球,誰知道一松突然來了一腳,把他踹到會被球打到的軌跡上。

正中紅心!!カラ松臉部凹下去的躺在地上。一松則站在一旁「呵呵」的低聲笑。

 

好不容易稍微沒這麼激動後,五個人坐定位子,開始點餐。「哼,有什麼想吃的嗎?bothers。」

「牛肉蓋飯!」

「我要小章魚丸子。」

「德國燻腸。」

「軟冰淇淋。」totti用平常裝可愛的臉對カラ松眨了眨眼,但是下一秒馬上變成陰暗、奸笑的臉,「如果カラ松哥哥變得出這些東西,我就不會再爆料你的事了。」

聞言,カラ松打了一個冷顫。……原來是totti告訴其他人啊……然後又看向一松,「一松想吃什麼?」很有自信的微笑道。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笑容一松就莫名的不悅。「啊——?」他瞟了他一眼,「老子現在只想把你的內臟全部挖出來攪爛在一起吃掉!!」

所有人聽到全部臉色發青。……一松有怨恨到……這種地步嗎?「怎麼樣?要給我吃嗎?」他不悅的「嘖」了一聲。

カラ松什麼都沒有說就衝進了廚房。其餘四人一同看向一松,而他只是撇過頭、沒說什麼。

過了幾分鐘,他居然真的端出菜單上沒有的東西!五個兄弟目瞪口呆的盯著他把東西放上桌子的動作。

他眼神閃閃發亮,彈指,「請享用吧,my bothers~」又露出自信笑容。

所有人不敢置信的一直盯著自己面前的餐點。到底哪裡變出來的——?!這裡是○○ coffee吧?哪裡來的「牛肉蓋飯」或是「小章魚丸子」?!

おそ松嚥下一口口水,拿起叉子叉下小章魚丸子,移到嘴邊又停頓,然後咬下。

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盯著おそ松。除了カラ松,他在照鏡子梳頭髮……

「好吃……」他小聲的說道。抬頭看向弟弟們,眼睛閃閃發光。「超好吃的……」

「………………真的假的………………」

カラ松「哼」了一聲,繼續照鏡子,露出自信的微笑。

這時,おそ松用力的拍桌站起,嚇到所有人。チョロ松呆愣的看著他。「……おそ松……哥哥?」

一瞬間,他又跑去抓住カラ松的雙肩狂搖。「你!你!你這傢伙!明明只是個痛松!幹嘛突然顯出自己那麼多優點?!啊?!哥哥我承受不了啊你知道嗎?!我們只想知道你的缺點不需要優點!」

再次的口吐白沫,再次被チョロ松拉開。「你這個長男不能不要這樣對待弟弟嗎?!」他受不了的大吼。

語畢,おそ松坐回位子上,單手撐頭,撇頭不看カラ松。「哼,哥哥我不要跟你講話了。」

「你是小孩子嗎?!」

カラ松恢復生命值的速度很快,所以他馬上就睜開眼睛站起來,迅速擦掉嘴邊的白沫。

這時——「喂,クソ松。」——一松不耐煩的叫住他。瞪大眼睛看著他,「給我的內臟呢?啊?就給他們不給我?我不是你的兄弟嗎?『哥——哥』。」

「啊、啊。你等我一下!」話音未落,カラ松又衝回廚房。

……啥?等一下該不會會看見殘忍又血腥的畫面吧?看見某個人拿著一坨內臟、血淋淋的……除了一松以外的人全部打了個顫抖。……好噁心……

 

過了幾分鐘,就看見カラ松走了出來。呼……還活著。大家鬆了一口氣。

他走向一松,將手中的東西放在他面前。一松本來就很陰暗的臉變得更加陰暗,「……クソ松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老子要你的內臟!」

「我、我知道!雖然沒辦法給你內臟,但我試著在聖代上淋上草莓醬,這樣看起來也像內臟吧?」

カラ松在冰淇淋上放上許多新鮮的水果,然後淋上草莓醬,這樣水果看起來就像內臟了。

然後在加了一點巧克力醬,讓那看起來有血絲、血管的樣子。最後在擠一球奶油,上面再點一點巧克力醬,看起來就像一顆眼珠。

「喔~喔~」四個兄弟都發出驚嘆的聲音,而一松則是愣在原地不敢置信。

「喜歡嗎?my little brother一松。」他有自信的微笑問道。

一松支支吾吾著,說不清楚想說的話。耍、耍什麼帥啊クソ松!我我我才不會高興呢!「我不喜歡草莓醬啊你這個クソ松……」

「喔、喔。那要變成蕃茄醬嗎?」他不知道從哪變出一瓶蕃茄醬。

「沒有人加蕃茄醬好嗎腦袋空空松哥哥!」totti拍桌站起大聲說道。

這時,おそ松又跑到カラ松的旁邊。稍微有些放柔自己的聲音,「吶、吶,也給哥哥我一樣的聖代好不——唔哇啊啊啊啊!眼睛!我的眼睛!」

話才說到一半,カラ松就毫不猶豫的直接將蕃茄醬擠到他的眼睛上,使得他痛得在地上打滾。

他不理會在地上哀號的おそ松,轉頭看向一松。「那我重做一個給你?」準備將聖代拿走。

看著カラ松的手與自己的聖代越來越靠近,一松的眼睛就瞪得越來越大。下一秒,他便用力將叉子插進他的手背。

「唔哇啊啊啊啊——!!」他迅速伸回手,痛苦的大叫著。受傷的地方不斷噴出血來。

「誰准你碰我的聖代了?啊?說話啊クソ松……」

只見兩個人在一旁哀號著,沒有兄弟願意幫忙。嘛、人渣長兄,不理也罷。其他兄弟如是想著。

一松拿起湯匙,舀了一口冰淇淋放進嘴巴。那個滋味讓一松簡直要升天了。

軟綿綿又冰涼的冰淇淋,搭配酸酸甜甜的草莓醬,裡頭又有巧克力的苦味,讓口感多了許多層次。

……啊……好幸福的滋味啊……其實一松是個很喜歡甜品的人。剛剛說討厭草莓醬其實只是為了找カラ松麻煩罷了。

他偷偷瞄了カラ松一眼,然後看見他正在幫自己的手呼呼(?)。而他也感覺到一松的視線,抬頭看他。

本來想撇開頭不與他對上視線,結果カラ松突然對一松微笑,導致一松全身發熱、手足無措。

「看什麼看啊クソ松!!」一拳又飛過去了。

搞、搞什麼啊!為、為什麼要突然笑啊,一點都不帥啊你這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兩位長兄又倒在地上,而おそ松仍然在地上打滾。「眼睛!我的眼睛!」

「我說、人渣長男,你也夠了吧?」チョロ松受不了的站在他旁邊說道。

「救救我、飛機松……救你最親愛的哥哥……」

「去死吧。」他又將蕃茄醬擠到他眼睛上。

「唔哇啊啊啊啊——!!」

 

吃完這頓飯之後,大家都聚集在櫃檯那邊聊天。「話說回來,這裡有女店員嗎?カラ松。」

當他要準備開口的時候——「欸?カラ松君,這就是你之前跟我們說的五個兄弟嗎?」——傳來了甜美的女聲。

所有人回頭一看,是兩個散發著光芒的女生站在那裡。唔哇啊啊啊啊是女生啊女生!有一股好香好甜美的味道傳過來喔——!六個DT在內心吶喊著。

「是啊、這就是之前說的『我最親愛的兄弟們』啊。」

「哇——!真的長得很像呢!」

嗯?怎麼這個場景這麼熟悉?五個兄弟同時想到。カラ松這傢伙會不會像totti一樣背叛我們去參加聯誼之類的活動?!

想到這裡,所有人就開始奸笑、摩拳擦掌。哼哼、沒有關係,反正我們有方法讓他沒辦法去……嘻嘻……

「話說回來,松野君你決定要每個禮拜週末跟我們去運動場運動嗎?」

……什麼——?!不是「一次」聯誼,而是「每週」運動?!憑什麼啊明明就只是個痛松!

「抱歉。我決定多陪陪我的兄弟們。」他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

「是嗎?也是啦平日因為打工不多時間相處在一起呢。那麼、你們慢慢聊,我們去休息了。」語畢,她們便走向員工休息室。

這時,totti又衝到カラ松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你——カラ松哥哥你什麼時候這麼不痛了?!從剛剛到現在你完全不痛!」

「嗯?啊、因為店長說if我不要對客人表現出這種態度就給我這份job。」邊說邊戴起墨鏡,自信的微笑說道。

「你之前還跟她們提過自己的人渣兄弟(除了我)?!不覺得羞恥嗎?!」totti再問道。

「為什麼羞恥?」カラ松秒回他。「Brothers都是我重要的人啊、怎麼會對重要的人感到羞恥呢?」

大家都很震驚他的這番話。這傢伙是腦袋空空松啊、他講的話幾乎沒有一句是謊言啊!!不會像totti一樣以兄弟為恥、這麼坦率反倒想讓他去死!!

突然,一松冷冷的笑了一聲。斜眼看著カラ松。「你這傢伙週末根本不是要陪我們、而是是要去跟『她』約會吧?」聲音故意加強在「約會」兩個字上。

哈哈!故意透露你的秘密然後看到你手足無措的樣子肯定很爽!クソ松,看你要怎麼狡辯!

一瞬間,所有人又看向他,帶著懷疑的眼神。「啊!」totti突然發出一聲聲音,然後拿出手機滑來滑去。「這麼說來,我前幾個禮拜有看見カラ松哥哥和一個女生在一起的畫面。」

他伸出手,將手機中的圖片給大家看。是カラ松和一位少女並肩走在一起的背影。沒過幾秒,大家又用同樣的眼神看向他。

「カラ松你啊、交女朋友不可以不告訴哥哥我喔。我們是兄弟喔?不可以有秘密的吧?」おそ松低著頭、用陰沉的語氣說道。

事情發展成這樣讓カラ松手足無措。「等等!她、她不是女朋友啊,她只是friend——」

啊哈!就這個表情、就是這個樣子!看了心情好舒暢啊。一松在心中陰暗的奸笑著。

「多說無益!」他打斷他的解釋。看向十四松,然後指著カラ松。「去吧!十四松!」

下一秒,十四松就撲向カラ松,從背後用雙手繞過他的腋下架住他。「欸、欸欸?wha……what?你們要幹嘛?」他心裡不安的說道。

おそ松用陰沉的笑臉看著カラ松,一步步走向他。「呵、呵呵……呵呵……」手伸出來不斷靠近著。

「咦、咦咦?」他不斷掙扎著,但是只能移動小小一步。他覺得只要是おそ松,做出來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快、快住手快住手!」おそ松用手指不斷在カラ松搔癢著,癢得他大笑出聲。

「老實招了吧你!」 過了幾分鐘,カラ松才終於掙脫了十四松的束縛。他喘著氣,說道,「既然如此,我要attack了!」

他戴上墨鏡,然後將手抵在眉心上。周圍還有不知道哪變出來的玫瑰。「哼、my dear bothers啊。我那天只是剛好meet了獨自走在街上need愛的少女才陪她的啊。別誤會了,my love只會給my bothers啊。」

「啊痛痛痛痛痛痛——!」おそ松和十四松捂著胸口往後退幾步。「可惡!他攻擊力太強了!」おそ松的臉龐滑下一滴汗水,他艱難的抬頭對十四松說道。

「怎麼辦呢?おそ松哥哥。」

「實行B計劃!上吧!十四松!」

十四松又撲上前去,邊跑邊說道,「可是、おそ松哥哥,我們沒有B計——」說到一半時,他撞到カラ松,倒下。連同カラ松。

「喔——喔~十四松你居然即時想到辦法!」おそ松用食指搓搓鼻子,「哥哥我佩服萬分!」

「真的嗎!」他開心的站起身揮舞袖子說道。

而一旁的三人則是用死魚眼的眼神看著在打鬧的那三人。......媽的智障。バカ松和人渣長兄......難道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你們耍白痴嗎?

在鬧了一陣子後,其他兄弟就說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便離開○○ coffee。並叮嚀カラ松別太晚回家。

「哼,果然my brothers也是愛著我的呢。擔心我——」

「拜拜。」

「……欸?」

 

又再過了幾個禮拜。到目前為止已經和カラ松「假」約會過兩次了,今天是第三次。

似乎因為カラ松沒有像totti一樣為了女生而翻臉不認人,所以大家並沒有阻礙他的約會。

又或許是大家覺得沒有人受得了他的痛而認為就算沒有阻礙,他和女生的關係也很快就會結束了。

一松像平常一樣躲在小巷弄中看看カラ松的位置,然後從藥瓶中倒出一粒藥丸,放在手心上。

……時效越來越短了,大概只剩一、兩次整人的機會了……一想到這,他就失落的嘆了口氣。不能整人了……

吞下藥丸,變成美女,走向目標,站在他面前。「今天,我想去——」

 

兩個身影並肩走在柔軟的沙灘上,在身上留下了腳印。聽著海浪拍打岩石的聲音,讓人平靜又安心。

接下來的整人計劃就是——讓カラ松從希望墜入到絕望!

因為能和女生約會對六胞胎來說是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對有對象可以約會的カラ松來說,每天都會期待與她相逢的那天。

每天期待、每天產生希望,以為女方真的會愛上自己的時候,告訴他!下一次的約會就是最後一次了,那他肯定會很失落。

我就是要クソ松產生負面能量啊哈哈哈哈哈哈!每天每天都是正面的自信能量真是夠煩了!

「哼,little cat喜歡這種romantic的氣氛是嗎?果然,一生必定要和カラ松girl來一次。」

閉嘴。誰喜歡這種氣氛,不如說這個氣氛讓人想吐。而且我也不是你的什麼girl。

兩人肩並肩坐在沙灘上,面對著夕陽 。「今天來、有件事必需告訴你……」一松開口打破原本的寧靜,「下一次約會就是、最後一次了。」

不需要原因什麼的,反正告訴你這個クソ松也沒用。我只想看到你失落的童貞表情!

カラ松轉頭愣愣的看著一松,然後閉上眼睛搖著頭。「哼、little cat有什麼想要的可以直接開口,不需要大費周章的鬧彆扭。」

聞言,一松的額頭爆出青筋。「你TM的我幹嘛騙你啊?!」只要跟這傢伙相處在一起火氣都要上來十次以上啊啊啊啊!!

「……這樣啊……」他說出稍微有些遺憾的語氣。很好很好!繼續這種心情!「哼、沒辦法呢。」馬上便轉換成平常的語氣。

……

………

…………

啊啊啊啊——!!老子受不了了真TM的為什麼クソ松的反應永遠和我預測的不一樣?!

「……你不會不捨嗎?」一松邊說邊想起totti一些裝可愛的表情,便鼓起雙頰說道。

「Of cause!當然會不捨啊。」カラ松彈指一下,轉頭面對他,輕輕的微笑,「但是、一定有原因所以妳才必需離開這裡啊。如果硬是要留下妳,反而會帶給妳困擾吧。」

聞言,一松有些愣住。……這麼溫柔反倒想讓他去死啊啊啊啊——!而且為什麼身體全身在發熱啊連臉頰都很燙的感覺啊為什麼?!

一松立起雙腳,雙手抱膝,將下半的臉埋在手臂中。但他似乎忘記自己穿著裙子,所以……

「啊!」カラ松維持笑臉瞪大眼睛盯著一松的大腿,看著若隱若現的胖次,臉紅了起來。

為了表示自己是紳士,他用手遮住眼睛,「あの……little cat?」他指了指一松的大腿附近,「妳的胖次……」

話音未落,一松馬上換成盤腿的坐姿,然後拉了拉裙子。啊啊啊啊居然給クソ松吃到甜頭了真是失策!明明是來給他吃苦頭的!

他瞟了カラ松一眼,露出不屑的眼神,「切」了一聲。用手關節放在大腿上,再用手撐住頭。

啊……變成男生的姿勢了。「哼、don't shy。」他露出閃亮亮的眼神,「但不愧是little cat啊,連胖次都是貓咪圖案——噗!!」

去死!!一松一拳揮到カラ松的臉上,使得他的臉維持在凹著的狀態。

兩人沉默不語,一松微微側頭看向カラ松。打破沉默,「吶、松野君。」等聽到對方的回應才繼續說道,「……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秒回。

……是嗎……?他轉回頭,心想。為什麼會突然想問這種問題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像妹妹一樣呢。」

「……欸?」呆愣了許久,一松才轉頭看向他,發出疑惑的單音。「……什麼?」

「雖然有些失禮,但我覺得妳和my little brother很像。」カラ松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心的笑著。「就是之前有跟妳說過的弟弟,他叫一松——」

 

……妹妹……

 

「他跟妳一樣也like cat呢。」

 

……誰要你這種哥哥……?

 

「也很沉默。」

 

……夠了……

 

「也很常揍我……」

 

……夠了、不要再說了……

 

「但是、他其實——」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

 

「給我閉嘴!!!!!!」

カラ松被一松的大吼給嚇到,他眨了眨眼睛,愣愣的看著他。「……怎、怎麼了?突然……」

瞬間,一松回過神來,稍微瞪大眼睛看向カラ松。意識到自己說出了心裡話便有些手足無措。

他快速的起身站起,「抱、抱歉……我該回家了。」話音未落,便起步奔跑離開現場。

「啊、啊等等!!」カラ松也快速起身追上去。

呀啊啊啊啊你TM的クソ松幹嘛追過來啊クソ!他邊跑邊罵著。

但是,抱怨到一半,一松發現自己的頭髮開始變短了。糟糕!藥效要過了!不能被クソ松發——

結果,好死不死在這時候被一顆石頭拌到,往前傾身倒下。「哇啊——」

在身後的カラ松追了上來,跑到一松身旁,輕輕的扶起他。「妳沒事吧?」溫柔的問道。

一松將不小心吃進嘴裡的沙子吐掉。在看清眼前的身影後便用力甩開他的手。

「砰」! 一陣白煙出現在眼前,カラ松緊閉雙眼以免異物跑進眼睛裡。過了幾秒鐘後才緩緩睜開眼睛。

一片沉默。カラ松彷彿不敢置信的直盯著眼前的人,連動作都停止了。「……一松……?」

「……你吃、美女藥……?」

聞言,一松「嘖」了一聲推開他,又迅速的站起身跑走。身後沒有腳步聲,應該是沒有再追上來了。

***!為什麼偏偏這時候跌倒啊靠!計劃失敗了啊啊啊啊你這個不可燃垃圾松野一松!

 

今後都不能再用這個方法花光クソ松的錢了啊——!!

 

——TBC

00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桃冰淇淋 的頭像
楊桃冰淇淋

繽紛聖代的天空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