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有標示作者喔有版權糾紛的話俺會刪掉的)

 

18  

實驗品《1》

實驗品《2》

實驗品《3》

實驗品《4》

 

※腐向。

※角色個性崩壞。

※微虐。

※cp:劍城京介×松風天馬

 

《實驗品〈5〉》

 

如果讓劍城的家人知道他現在所待的組織有多可怕,說不定他就會退出了。

放學後,天馬拿著抄錄下來的地址走在道路上。……不過我這樣是不是干擾他人私事呢?

可是這攸關到生命,我不想袖手旁觀!

他慢慢的以路牌來找尋劍城的住家,然後在離學校不近也不遠的地方找到了。

「不算離學校遠啊……為什麼要住宿舍?」他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伸手按了門鈴,但過了好幾分鐘都無人回應。天馬感到奇怪的再按一次。結果還是一樣。

他將手攀在鐵門上,想要撐起身子往內部看,卻無意的打開了門。「嗚哇啊啊啊啊啊!」差點重心不穩的倒下去。

……沒上鎖?天馬輕輕打開鐵門,「打擾了……」走了進去,再將門輕輕的關上。

房子中沒有光線,似乎沒有人在。天馬賭了一把,試著將門把轉開。果真,賭對了。

屋內一片昏暗,他找到電源開啟。

玄關的鞋子整齊的擺放著,客廳、飯廳的東西都整齊到似乎從來沒有人碰過。

劍城的家人都還在外面工作嗎?他如此推測著。但沒道理東西都這麼整齊而且不鎖門啊……

最後,天馬決定假日一早再來拜訪。這樣一定可以遇見吧?

然後他就回家了。

 

但,奇怪的是,不管是哪個時間點去拜訪,都沒有人在家。只有劍城在假日時偶爾回來而已。

難道說,他的家人其實不住在這裡?除了這個原因,天馬想不到其他的了。是住在別的地區?還是根本不在日本?

是跟我一樣寄住在親戚家嗎?可是我只看到劍城一個人回家,都沒有人跟他來往……

那在這個家,大概只有劍城一人了吧。天馬只能這樣推測。除非問劍城本人,否則別無他法了吧。

想到這裡,天馬就覺得心酸。

 

……一個人嗎……?

 

幾天後,天馬特別早起床來到足球大樓的部室。「第一名!……」

聲音越來越小,幾乎到快要消失的地步了。因為他看見,有一個熟悉的藍色身影在部室內走動。

劍城?!

而他只是看了看來者,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劍城是來練習的嗎?嗚~好感動喔~!

但是對方並沒有換運動衣,身上還是原來的那一件。而且他一直邊盯著地板邊走,看起來像是在找東西。

「劍城……在做什麼?」天馬問道。

他沒有理會他,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天馬失落的低下頭……什麼嘛、還是沒把我們當同伴嗎?

不過以天馬的個性,是會死纏爛打的問到底。一開始劍城也還是沒有理會,但到後來似乎不耐煩了。「找學生證。」口氣不太好的回答。

聞言,天馬愣在原地。……糟糕、我完全忘了這件事……他流出幾滴冷汗,要是我誠實說出來,劍城一定會很生氣的……怎麼辦?!

劍城又繼續找尋學生證。……但是、但是本來就是我的錯,所以……天馬嚥了一口口水。

「那、那個……劍城……」他慢慢的從書包拿出他的學生證。

「幹嘛?」他不耐煩的回頭。

天馬緊閉雙眼,低著頭,大聲的說道,「你的學生證、是我拿的……!」並向前遞出學生證。

他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只見劍城瞪大眼站在原地,又馬上恢復原狀。但是眼神變得更銳利兇惡了。

劍城緩緩的走向天馬,他緊張得心跳加速。他抓住天馬的衣領,將他甩到牆壁上。

「好痛!」背部撞擊到牆壁的疼痛感使天馬吃痛的喊了出來。看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劍城兇狠的站在眼前,更有了壓迫感。

「為了什麼?」

一開始天馬還聽不懂,但後來明白他是問:拿學生證是為了什麼?「呃、這個、我……」他結結巴巴的說著。

過了幾秒,劍城似乎找回了一些理智,握了握拳,又鬆開,說道,「算了,我不想聽你的藉口。」他將學生證從天馬手上抽回,轉身離開部室。

見劍城離開後,天馬便鬆了一口氣。他碰了碰自己的額頭,確認沒有發燒。

方才看到劍城那居高臨下的樣子,讓天馬有些……呃、小鹿亂撞?臉還有點紅紅的。

最近我好像怪怪的……似乎、特別在意關於劍城的事情……

這究竟是好奇、還是……

 

000  

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繽紛聖代的天空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