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有標示作者喔)

 

※腐向。

※角色個性崩壞。

※微H。

※多cp。

※主京天。多副cp。

 

《紅線》

 

「天馬是不是喜歡劍城君呢?」

 

當聽到這句話時,松風天馬將剛灌進口中的水全部噴出來。

「天馬!」西園信助不滿的喊道。因為水全數噴到位於前方的他。然後他趕緊跑去洗手槽那沖洗乾淨。

「抱歉抱歉!」他邊用衛生紙擦乾淨嘴巴邊道歉。「葵!不要隨便亂講這種話啦!」他面向她喊道。

空野葵只是擺出「好可惜」的表情。「真是的,怎麼不臉紅呢?」微微笑的這麼說。

天馬無言以對。他微微皺眉,繼續喝水。我怎麼可能喜歡劍城?最多也只是朋友的喜歡。

「要是天馬擁有能看到牽紅線的能力,就不會反駁我了吧?」空野壞笑的說道。「哈哈,開玩笑的!這世上才沒有那種能力呢。」

正當天馬想問個問題的時候,上課鐘聲響起了。「啊、葵……」大家快速的跑回自己的座位。

算了。他如此想。之後問也不遲。因為空野的話,讓天馬的心中留下一個問號。

什麼是紅線啊?

 

隔天一早來到學校,天馬就愣住了。……那是什麼?有些人的小拇指牽著一條線。那是什麼、新潮流嗎?

他故作鎮定的東張西望,有些人有牽著線;有些人則沒有。而且還分成紅、粉紅、藍色、綠色。……大家都沒感覺嗎?

 

「要是天馬擁有能看見紅線的能力,就不會反駁我了吧?」

 

這時,他想起空野說的話。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什麼紅線吧?!天馬快速放好書包,飛奔至足球部室。

「神童前輩!!」他飛奔到神童拓人的面前,「神童前輩!你知道有一種會綁在小拇指的線嗎?那是什麼?!」一開口就是奇怪的問題。

神童愣了愣,天馬居然、問這種與足球無關的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你是說……牽紅線嗎?」

他用力的猛點頭。「可以再說的詳細一點嗎?」

線的顏色分成紅、粉紅、藍色、綠色。並且綁在兩個人的拇指上。紅線代表熱戀中的戀人;粉紅代表兩情相悅但不知道彼此心意的兩人;藍色代表還未陷入愛情的摯友;綠色代表正處於冷戰狀態的兩人。(以上是作者瞎掰的

「大致上是這樣。」

喔喔、原來如此!天馬開心的笑著。這種能力還真有趣,不拿來玩一下還真對不起自己。「謝謝!神童前輩!我先去練習了!」不知何時換好球衣的他轉身跑走了。

 

難得有這麼有趣的能力何不拿來玩一下?天馬環顧四周。不知道足球部的大家各自喜歡誰呢……就從三國前輩找起吧!想完,他就飛奔去足球場了。

三國太一站在球門前準備擋球。三國前輩手上沒有線,是沒有喜歡的人嗎?天馬嘟起嘴巴,將頭轉向另一方。車田前輩也沒有牽線啊……好無聊……

那霧野前輩呢?看向他所在的位置,欸!有牽線呢!而且還是紅線呢。是跟誰牽著呢?

他延著線的方向,走到另一頭。「哎唷!」太專注的盯著線而忘了注意前方。「啊、神童前輩!對不起!」

神童伸手扶起天馬。這時,他發現他的小拇指也牽著紅線。該不會?!「神童、天馬,還好吧?」霧野蘭丸上前關心的問道。

真的!兩人的紅線是連在一起的!「霧野前輩和神童前輩在交往嗎?」他不加思索的開口問。

聞言,神童的臉頰瞬間變紅。「天、天馬!不要問這種事情!」

「對!我們在交往。」霧野自顧自的說著,還摟住了神童的腰。「所以,別和神童靠太近喔。天馬。」

……。啊、吃醋了?怪不得霧野前輩會跑過來。天馬慢了幾拍才想明白。「我明白了!霧野前輩。」語畢,轉身跑走了。

「為什麼天馬會知道我們……」

「又沒關係,這樣也好,讓天馬知道不可以對你出手。」

「……天馬才不會呢。」

 

天城前輩也沒牽線……信助也是。啊——這樣就不好玩啦!

這時,濱野盤著球從他面前跑過。……粉紅色的線?和……速水前輩連在一起?

粉紅色的線、兩情相悅卻不知道彼此的心意……嗎?說不定我可以幫他們知道呢!

練習完後,大家休息、補充著水份。天馬走到他們的面前。「濱野前輩是不是喜歡速水前輩啊?」

「欸?」他們兩人同時發出疑惑聲。「嘛、可能吧。」濱野微笑的輕鬆說道。

「欸欸欸——?!」速水發出一連串的疑惑聲。「這、這不可能吧?」臉頰有微微的紅暈,他揮舞著雙手反駁道。

「反正就是這樣吧。」他將雙手背在腦後。

濱野前輩連對戀愛都好隨性的感覺……天馬乾笑了幾聲。「那速水前輩呢?」他好奇的不斷逼問。

速水支支吾吾了好一段時間,「……有同感吧。」才極小聲的說出口。

兩人牽著的線慢慢轉變成紅色。哇、真的可以變欸!我簡直就是戀愛之神嘛!天馬在心中自誇著。

 

天馬開心的走著。說不定我可以幫助許多人明白彼此心意呢!只要有這個能力。我真是太棒了!他再一次的自誇。

再來是倉間前輩啦~他又繼續延著線走到另一端。倉間前輩的線是紅色的耶。

他一直延著線走,而且都沒發現自己已經走出校門了。為什麼線這麼長啊?該不會對方在蹺課?!倉間前輩原來喜歡這樣的人啊……

走著走著,他覺得有點累,便蹲在路邊休息一下。

不久後,紅線似乎有一點點動靜。天馬站起身,盯著遠方看。

身影漸漸清晰。是個穿月山國光運動服的人。南澤前輩?!

嗯……他們倆在一起也沒什麼奇怪的。之前南澤前輩離開隊伍的時候,倉間前輩似乎很上傷心。

「天馬?」還在回顧以前的事情時,南澤已經在自己的眼前了。「現在雷門足球部不是在練習嗎?你怎麼在這?」

「呃、出來走走……」

南澤一臉疑惑,彷彿在說「出來走走會走到這?」但他很快就恢復原本的表情了。「這樣啊,我現在要去雷門一趟。天馬要一起走嗎?」

「好的!」他開心的答應了。

雙方似乎沒什麼可以聊,沉默了一段時間,天馬才勉強找了個話題。「呃……南澤前輩和、倉間前輩在交往嗎?」……好爛的話題。自我吐嘈著。

聞言,南澤露出有些吃驚的表情。「咦?你現在才知道嗎?」其實他們很早之前就在交往了。「之前我去找倉間你都沒感覺我們在交往嗎?」

天馬想起之前南澤和倉間有時候會做一些親密舉動。「欸、那不是友好的表現嗎?!」除非他看得到大家他牽線。不然他一直都這麼認為。

「什麼啊,原來天馬真的是戀愛笨蛋呢。」南澤苦笑的說道。「要是有人喜歡天馬,那他還真辛苦。」

語畢,剛好也到達了雷門足球場。「典人!我來找你了!」

他站在原地不動。為什麼?他不明白南澤所說的話。喜歡我有什麼辛苦的?!談戀愛不是很簡單嗎?!

 

忘了剛剛在煩惱什麼的天馬又跑去找其他足球部員。錦學長不知道是跟誰牽線呢。

想著想著,就看見錦龍馬和瀨戶水鳥在那邊打鬧。啊、兩人牽著的是藍線。還沒陷入戀愛的摯友嗎?

青山前輩和一乃前輩也是藍線呢。

 

唉,好無聊。難道沒有人是粉紅色的線了嗎?天馬無趣的走在走廊上,鼓起雙頰以表示自己現在覺得無聊。

……好像還沒找過狩屋的欸。想完,他就飛奔去找人了。


在找到狩屋正樹後就發現他的線和影山輝的線是連在一起的,而且是粉紅色的。

耶!找到好玩的東西了!(?)天馬走到他們面前,面帶笑容。「狩屋喜歡輝,對吧?」直接切入主題說道。

聞言,狩屋的臉頰慢慢顯現紅暈。「你、你在說什麼啊天馬君?!」大聲反駁道。

影山只是望著狩屋,面帶淡淡的紅暈不語。

「我、我怎麼可能喜歡他?!能選的人多得是,我為什麼會選擇他啊?!」語畢,轉身跑走。

「欸、等等、狩屋!」天馬出聲想要留住他。

一直沉默的影山垂下眼簾,很沒有精神的說道,「啊、果然是這樣啊……」

天馬看向他,而他的眼眶似乎有積點淚水。「本來就覺得狩屋君不會喜歡我。但被這樣拒絕,心還真痛啊……」

「輝……」天馬無法說什麼,搞砸了啊。「……對不起。」

「這不是天馬君的錯!」他連忙搖頭否認,「這是事實啊。」勉強微笑道。

影山低頭繼續往前走。「看來是該放棄了……」喃喃自語著。

天馬皺眉看著他失落的背影。忽然,他們兩人牽著的線從粉紅色變成綠色。

糟糕!天馬開始心慌了。怎麼變成綠色了?!他轉身跑去追狩屋。一定要讓它變回粉紅色!!

不久後,幸運的在廁所找到他。而他正在洗臉,似乎想以這種方式整理心情。

「狩屋……?」天馬輕聲喚了喚。

「嗯?天馬君啊。」狩屋用袖子擦乾臉,「怎麼了?」問道。

其實對於天馬來說,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畢竟他從來就不會處理這種事情。「剛剛……對不起。」

聞言,狩屋愣在原地。「為什麼天馬君要跟我道歉?」他這麼問道。

這下天馬難以啟齒了。該怎麼說……?總不能說「我有看得到紅線的能力喔」吧?會被當神經病的……「呃……這個……」他的眼睛無法直視著他,顯得很心虛。「狩屋喜歡輝吧!輝也很喜歡你!不會錯的!」

「是這樣嗎……」他挑起一邊眉,爾後又皺起眉頭。「就算真的是那樣,被我這麼說,也會很生氣吧。」

頓時,天馬無法再反駁任何事情。

 

他低著頭走在走廊,身旁有西園和空野。「天馬?你怎麼了?很沒精神啊……」西園問。

天馬什麼都沒說,一直在想其他的事。

什麼戀愛之神,真是笑死人了。他在心中自嘲。我根本就只是破壞別人感情的自大狂。

我、已經無法挽回自己做錯的事了……重大的罪惡感充滿在他的心中。

突然,他腦中閃過一個深藍色的背影。……嗯?好像還少了一個人……

……對了!劍城的線!天馬馬上把剛才的煩惱的事情拋在腦後。在心中奸笑著。如果知道劍城喜歡誰就等於抓到他的把柄了。

一想完,天馬就飛奔去劍城所在的班級。「欸、等等!天馬!」西園和空野也跟上他的腳步。

當快要到達劍城的班級時,就看見他站在門口和一位女生對話。然後笑笑的對她說了幾句話,接過她手中的文件。

他瞬間停下腳步,害得西園和空野撞到他。「……天馬?」天馬的瞳孔縮小,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畫面。

劍城的線是粉紅色的……那女生的線也是——粉紅色的……他們的線、連在一起?!

他立刻轉身跑離了現場。「天馬?!你要去哪?!」空野大聲了問。

 

他跑到某個角落,扶著牆不斷喘氣。

為什麼、我要跑走呢?

突然,有一隻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松風。」是劍城。「終於找到你了。為什麼晨練時你一直亂跑?」他皺眉、嚴厲的問道。

天馬下意識的甩開劍城的手,彼此都愣在原地。他先回神的轉身跑走。

跑上了頂樓,他靠在牆壁上緩緩坐下。……我明明只是想抓到劍城的把柄,為什麼我要跑走?都還沒看清楚呢……

腦海不斷重複著剛才的畫面。天馬用力甩甩頭,想將它拋在腦後。

心好痛……就連——天馬的淚珠不斷的落下——就連淚水都停不下來。

「嗚……嗚、為什麼……?」

 

「原來天馬真的是戀愛笨蛋呢。」

 

這時,他想起南澤說的話。……戀愛笨蛋?就是指……對戀愛感到遲鈍吧。天馬終於明白那句話的意思了。

……我、喜歡劍城啊……

要是早點知道的話,我就不會去看劍城的線了吧?

能看到線的這個能力,一點都不好玩。害我破壞了狩屋和輝的感情;害我現在胸口好悶。天馬的淚水再次離開眼眶,要是、要是沒有這個能力就好了!

 

哭了一陣子後,天馬就回教室拿書包。已經沒有心情上課了……走出教室準備蹺課。這時,他發現原本有一堆線的畫面——消失了。

沒有任何一條線。走廊上只有走來走去的人群而已。……真的、消失了……現在消失有什麼用?時間已經無法倒回了。他緊閉雙唇、強忍快奪眶而出的淚水。

他快速的奔跑在走廊上,衝出校門口。

 

一個棕色的身影在河邊足球場盤著球。但球卻不時的就被踢歪,可以看出少年根本沒把心思放在踢球上。

他深吸一口氣,重重的垂下肩膀。終於放棄繼續盤球,拿起球、往旁邊的長椅走去。

完全不能專心啊……嘆了好長的一口氣。這還是第一次呢,以前完全不會這樣……

霧野前輩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去向神童前輩告白吧?速水前輩面對濱野前輩也是很緊張的吧?

 

……原來、談戀愛一點都不簡單。

 

天馬縮起雙腳,雙手環在膝蓋上。望著遠方、讓微風輕撫自己的臉頰。

在和海王學園比賽時,我在害怕自己是否可以接下射門。劍城就對我說「不要怕!你可以的!不是要踢真正的足球嗎!」

以前一直以為劍城只是跟我一樣,想踢真正的足球而已。現在想想、那是在鼓勵我吧。心裡感到好溫暖。

還有在和修、白龍他們比賽,發現劍城和白龍早就是朋友時,心中莫名的嫉妒起來。

原來、我不是跟劍城交情最深的朋友……那時連自己緊握著拳頭都沒發現。

之前在心中浮現種種的感情,就是喜歡劍城的證明。……但卻——

——卻在劍城有女朋友後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

真的好難懂啊、戀愛。

當看著喜歡的人開心、自己也會跟著開心呢。「劍城也是吧……」看著那女孩時……

 

「也是什麼?」

 

「唔啊啊啊啊——!!」

天馬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到。整個人從長椅上跌下去。「劍、劍城?!你、你怎麼在這?!」

「有人規定我不能在這嗎?」

「沒、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天馬的鼻頭開始酸了起來。淚水似乎又要奪眶而出了。「你、你來這幹嘛……?」

「啊、找你啊。」劍城轉頭看向天馬。「你今天很奇怪。晨練到處亂跑、找到你時眼神很慌張、而且還蹺課。怎麼了?」

他低頭不語、緊閉雙唇,不敢直視劍城。「不要你管。」明明有喜歡的人了,還這麼關心我。……心好痛……

劍城先沉默了幾秒,然後臉靠近天馬,手輕輕撫過他的臉頰。「好任性。不像你啊松風。……嗯?你眼睛怎麼紅——」

話音未落,天馬整個人撲進劍城的懷裡。「喂、你幹什麼!突然——」

後面的話沒有再接下去了。因為——「……你哭什麼?」——他看見天馬滿面都是淚水。

「劍、劍城,不、不要丟下我!」邊說話邊抽泣著。「就、就算是為、為了朋友!求、求你不要走!」

劍城完全聽不懂天馬說的話、也不了解他要表達什麼。「……我被你抱著是要怎麼走?」

「不、不是啦……」泣不成聲,天馬不斷的抽泣。看著講話斷斷續續的他,劍城開始不耐煩了。「你到底想怎樣。」

聽出劍城不耐煩的語氣,天馬更心痛了。……他、很討厭我……他緊抱著劍城,放聲大哭。「我、我喜歡你!!」

聞言,劍城先是愣著。爾後抱住天馬,輕輕的撫著他的頭髮。「啊啊、終於等到你這句話了。」微笑道。

頓時,天馬愣在原地。哭聲漸漸停止。「……什、什麼?」

「我說。你很遲鈍啊。連我喜歡你都不知道。」劍城微微臉紅道,「我在等你自己跟我告白。」

他沒聽錯吧?……劍城、喜歡我?「咦……」可、可是,他明明就有女朋友啦!「什什什可是可是可是你不是喜歡剛剛給你文件的女孩嗎!」

「嗯?誰?」劍城微微皺眉,然後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喔……你說她喔。沒感情要怎麼喜歡?」

天馬微微歪頭,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因為學務處有文件要給各班班長,而我沒聽到廣播,所以她幫學務處拿給我而已。」他解釋道。

「是這樣啊……」當天馬還在被自己的胡思亂想打敗時,劍城已經靠到他的額頭上了。「……咦?」

劍城持續的靠近,天馬緩緩的閉上雙眼。雙唇多了一份重量;多了溫熱的感覺。……好幸福……

 

「欸欸、劍城。」天馬扣緊正十指緊扣的他的手。「你說那個文件是幹嘛的?」問道。

「啊啊、有全年級的成績校排;和班級秩序及整潔哪裡該改進的……類似這些無聊的東西。」

正當天馬想開口要求事情時,又愣住了。……等等。好像哪裡不對……

他想了好幾秒,才露出了震驚的誇張表情。「咦咦咦——!!劍城是班長?!不會吧!」

「……你什麼意思?」劍城微瞇起眼,口氣略微不爽。「話說你怎麼過了這麼久才問?遲鈍。」

「因為因為依第一次見到劍城時的個性,不可能會被推選當班長啊!」

劍城沒有回應,只是沉默著。「……我知道你在暗示我個性不好。但我是被班導逼的。」瞪了天馬一眼。又嘆了一口氣,繼續說,「班導看我平常都在蹺課,為了讓我乖乖在教室,她就把有一堆事情要做的班長職位給我……」

越想越不爽啊。劍城已經黑了半張臉。「不過每天都蹺課也很無聊,有事做也好。」

天馬看著劍城,踮起腳尖,輕輕的吻了他的臉頰。

他愣在原地,下一秒就滿臉通紅。「你、你你你你你幹嘛突然——!」

「這樣負責任的劍城我好喜歡。」他甜甜的微笑著。 「對了!劍城不是說有全校的成績排名嗎?我想看!」

劍城無奈的笑笑,繼續走回學校。「你看來幹嘛?反正成績一定不怎樣。」

「劍城!!」

 

兩人在校外混(?)了很久,回到學校時已經是夕陽的時候了。大家都放學回家了。學校已經沒什麼學生了。

他們爬上三樓,來到劍城的班級。「劍城坐在哪裡啊?我坐在最後一排的倒數第二個喔。」

劍城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走到自己的座位。「欸?你是最後一排最後一個喔……?」

天馬低下頭、垂下眼簾。「……要是我跟劍城同班的話就好了……」他又抬起頭,勉強的微笑。「因為這樣我一轉頭就可以跟劍城講話啦!」

會這麼想也是有原因的。天馬被排在前面的班級,所以教室在四樓。而劍城排在後面的班級,所以教室在三樓。

他大概是感到寂寞了吧。「如果你跟我同班的話,我可不會喜歡上你。」

「咦?」

劍城轉頭看向天馬,臉頰微微泛紅。「因為這樣、你就不會是松風天馬了。」

聞言,天馬微微臉紅,淡淡的微笑。而劍城繼續在書包翻找校排名單。

……話說回來。劍城真的喜歡我嗎?天馬又開始胡思亂想了。不過,是他親口說喜歡我啊。……但是……他用力甩甩頭,想把那些想法拋開。

說不定他只是因為不傷害我這個伙伴的心才這麼說的……

他緩緩的抬起頭。忽然,他發現地上有一條若隱若現的細紅線。

……這是?他看向自己的小拇指,套著一條細紅線,延長至劍城的小拇指。

能力恢復了?!我跟劍城的連在一起、表示……天馬又露出幸福的微笑。敲了敲自己愛亂想的腦袋。

「找到了。」

天馬興奮的跑過去。看見劍城的座位非常整齊乾淨。「欸?劍城的座位意外的乾淨欸!」

「……你找打嗎?」劍城危險瞇起眼,看著天馬說道。

他只是「嘿嘿」的笑了兩聲。然後探頭探腦的想看劍城手上的成績單。

「你幾號?」

「18號!」(10+8。= =+)

劍城對照了一下,指給天馬看。「欸?!120名?!怎麼這樣!」

「我就說吧。」

天馬搶過劍城的成績單,「那劍城也一定好不到哪去!」他也對照了一下,瞪大眼睛。「第一名?!怎麼可能!」

「不信就算了。」

「不可能不可能!」天馬捶打著劍城的胸口。「劍城明明看起來就是很壞、決不可能當上班長的人、很髒很亂、不可能會整理書桌的人、很笨很呆、不可能考上全校第一的人!」

話音一落,劍城用力的敲了天馬的頭一下。「你對我有什麼不滿?」鐵青著臉威脅的說道。

「唔……」當天馬要說什麼的時候,唇卻被封住了。他緊緊閉上眼睛。

如果、一直都沒擁有看到紅線的能力的話——

對方用舌尖撬開自己的貝齒,探進天馬的口腔,挑逗著他的舌。「嗯……」

——我是不是就永遠不明白自己對劍城的感情?

一想到著,天馬的胸口就微微發疼。

劍城轉換了一個角度,舔舐著他的唇齒。「啊……」來不及吞嚥的唾液自嘴角流出。

離開彼此的雙唇。牽出若有若無的銀絲。劍城舔了舔上唇,以表示滿意。「你幹嘛啦……」天馬滿臉通紅的抗議。

「誰教你一直貶我。」

天馬低下頭,不語。下一秒,又緊緊的抱住劍城。「……松風?」

他先沉默了一段時間,才緩緩開口。「……劍城、其實今天,發生了一些特別的事情。我也因為今天發生了這些事才明白自己喜歡你……」

抬起了頭,微微的皺著眉,直盯著劍城。「但是、要是沒有發生這些事,我是不是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一想到這……我就好害怕……」緊抱著劍城的雙手收緊了些。

聽完後,劍城只是嘆了口氣。「你腦袋到底裝了多少負面情緒?」輕輕敲了敲天馬的頭,「沒發生就是沒發生。只要在意眼前的事就好了。」

 

「重要的是、我們現在相愛著。」

 

之前沒能看見自己的線和誰牽在一起是正確的。

要是知道和劍城牽在一起,我想我就不會去告白了。還會用與平常不一樣的態度去面對他。久而久之,他一定會開始討厭我吧。

就像當初知道狩屋和輝兩情相悅,想要幫忙反而弄巧成拙。

果然,戀愛還是必需靠自己發覺才會有那種特別的感覺啊。

 

天馬微微笑,又靠過去,兩人再次親吻著對方。

 

             ——Finish

 

嗯...好長一篇啊...

6235字...

其實也還好啦~╮(╯╰)╭ 

((被打

 

000  

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繽紛聖代的天空

楊桃冰淇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夜月風
  • 天馬好可愛好天真好萌萌好好吃(!)
    劍城君原來功課這麼好喔,那...教人家功課!(閃亮亮)(劍城表示拒絕)
    琪琪姐姐你好~這裡是新人小風喔~
  • 謝謝喜歡天馬呀~這篇嘗試的是超級天然呆天馬^^
    淇淇就是覺得帥帥的劍城功課要很好~!(劍城:我壓力很大...
    安安~很高興認識你~

    楊桃冰淇淋 於 2015/02/10 21:5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